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一回 念父母乾隆下江南 争声色雪如登龙舟(3)


  说到第十四日上,圣驾已到,接驾官绅把各寺住持的名单进呈御览,皇帝见设广大道场,心中第一个欢喜,那皇太后是信佛的,说起当初圣祖在日,如何与佛有缘。这杭州西湖又是一个佛地,是宜优礼僧人,广阐佛法,那乾隆皇帝便奉着太后亲监道场。皇帝吩咐:在场的都是佛门弟子,一列平等;许人民瞻礼圣颜,不用回避。法磬和尚高座讲台,见御驾降监,他也若无其事,自在说法,那皇帝和皇太后带了全城官员,便在坛下恭听。直到讲完了,那法磐才下台来,恭接御驾。

  皇帝笑问道:“和尚从何处来?”

  法磬答道:“从来处来。”

  皇帝这时手中正拿着一柄折忘扇,猛向法磬头上打了一下;而在两旁侍从的官员见此大惊失色,意谓天子震怒。看看皇帝脸上,却笑容满面。大家正在诧异的时候,忽听得法磐喉中大喊一声,哄哄地响着,好似打磬子一般,那声音渐长渐远。

  皇帝听了,大笑道:“和尚错了!他磬等不得你磬,你磐乃不应比我磬。什么道理?”

  法磬大声答道:“磬亦知守法,非法不敢出声。”

  皇帝说道:“和尚又错了!你声非声,你法亦非法;那末你磬也非磬,有什么敢不敢!又有什么守不守?又为什么要出声?你要出声便声,更何法容得你守?”

  法磬也笑着答道:“和尚没有扇子,所以和尚是磬;和尚是磬,不是磬声,所以和尚是法。如今是和尚错了,扇子来了,磬声若出,和尚圆寂,和尚还是守的法。”

  皇帝听了,把扇子抛给法磬说道:“朕便把扇子给你。”

  那法磬接了皇帝的扇子,便连连打着光头,一边打着,一边嘴里便哄哄地响着,轻重快慢跟着扇子,好似在那里打磬子一般。

  皇帝看了,又忍不住笑起来。向着他道:“和尚自己有了扇子,便不守法,这是和尚的错呢,还是扇子的错?”

  法磐说道:“不是和尚错,也不是扇子错,是法磬错,是给扇子与法磐的错。”

  皇帝庄容道:“原是扇子错,却不料累了和尚,还不如撇去扇子的干净。”

  说着,便伸手去夺法磐手中的扇子,摔在地下。那法磬不慌不忙拾起扇子来,说道:“罪过!罪过!扇子不错,原来是法磐错了。”

  皇帝略略思索一回,说道:“罢罢!和尚便留着这柄扇子,传给世人,叫他们不要再错了。”

  法磐合掌闭目,念着佛号道:“西天自在光明大善觉悟圆满佛,南无聪明智慧无牵无碍佛!”

  皇帝也合掌答礼道:“什么佛,什么佛,竟是干矢橛!”

  说着,便转身到各殿随喜去。游毕,走出门来,法磬带领五千僧人男女信徒恭送御驾。皇帝走出了大门,回过头来,笑着对法磐说道:“破工夫明日早些来。”

  法磬躬身答道:“和尚是没有吞针的。”

  皇帝说道:“管他则甚!你破工夫明日早些来。”

  法磬又把扇子在自己头上打一下,却不作声。皇帝笑问他:“为什么这磐 子不响了?”

  法磐说道:“竟是干矢橛,什么佛,什么佛!”

  皇帝听了,又不禁大笑,便吩咐法磐坐轿,也跟着到净慈寺去。

  净慈寺住持僧人惠林,早在寺门口接驾。皇帝进寺去,瞻礼佛像以后,便带着两个和尚上吴山去。站在最高峰上,见钱塘江中来往船只甚多。乾隆皇帝忽然问惠林道:“和尚看江中有多少船只往来?”

  惠林略一思索,便答道:“只有两只。”

  皇帝一时解不过来,惠林替他解道:“这两只船,一只名争名,一只名夺利。”

  皇帝又问道:“和尚怎么也见得名利?”

  惠林道:“和尚不见得名利,所以见得这两只船中人是名利;倘然两船中人见得是名利,所以不见得两船以外是见得两船中人是名利。”

  皇帝听了,点着头说道:“法磬便是惠林,惠林便是法磐!”

  第二天,皇帝又带着法磬、惠林到天竺寺去。那天竺寺住持僧名叫拾得。这时八月天气,虽还热,天竺寺院子里木樨花都开得甚是热闹。皇帝劈头问道:“闻木樨香否?”

  拾得答道:“此是香,此不是木樨;此是木樨,此不是香。木樨与香,原是两橛的。”

  乾隆帝笑道:“和尚又错了!此是木樨,即是香;此是香,即是木樨。香与木樨,原是一鼻孔出气的。”

  拾得合十说道:“那末还他是无有木樨,无有香。并何有闻?并何有问闻木樨香着?”

  乾隆皇帝听了,又点头称妙。这天竺地方原是三面环山的,层峦叠嶂,随处有茂林清泉,乾隆皇帝一时舍不得离开,天天带着几个高僧觅胜寻幽,参禅悟道。他这时另有山林之乐,便把那雪如惠风声色脂粉都丢在脑后了。

  乾隆在天竺山上玩了天,便下山来,到灵隐寺去。一进山门,便见危峰扑人,高树障日,便赞叹道:“好一个清奇的所在!”

  灵隐寺原有一个高僧,名叫法华,年纪已八十八岁,另在一间密室里告老静养,皇帝也颇知道他是道德高深的和尚。

  这时灵隐寺的住持僧名叫宝相,在寺门外接驾。乾隆定要见法华,宝相奏称:“法华初次灭度,皇上让他去罢!”

  皇帝生气,说道:“朕要法华,他敢灭度,此是何法?”

  宝相道:“此不是法,此是初次灭度,皇上定要见他,他便灭度了,便不是初次,此是色相的灭度。”

  皇帝道:“你言色相,你是什么色相?

  你敢是宝相?你便敢是法华的宝相?”

  宝相回奏道:“和尚是无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;和尚是无相,无我相,无人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。”

  皇帝听到这里,拿一个指儿一竖,说道:“和尚敢是有宝?”

  宝相接着说道:“和尚是干矢橛,和尚是金刚不坏身,所以和尚是宝。”

  皇帝说道:“法华不是金刚不坏身,所以灭度,便不是宝。”

  宝相指着山门口的飞来峰答道。”

  说它也不是宝,人皆不信,他却不是灭度,它却是飞来,所以称它是宝。”

  皇帝便问道:“他是否宝相?”

  答道:“是飞处飞来,也不是宝相;不是飞处飞来,也是宝相。”

  皇帝听了,点头道:“法华便是宝相,宝相便是法华!”

  宝相便陪着御驾进大雄宝殿去瞻礼佛像,又到罗汉堂去游玩,见塑着五百尊罗汉,个个都现着金身宝相。乾隆帝叹道:“这才是金刚不坏身呢!”

  这句话被随扈的太监听得了,知道皇帝的意思,便悄悄地去告诉了浙江抚台,那抚台便连夜传集工匠,在汉堂中间塑一个皇上的金身。要知后事如何。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