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九回 宝亲王私通舅嫂 乾隆帝宠爱香妃(1)


  却说雍正皇帝被四娘鱼娘二人刺死之后,宝亲王便安然登上了大宝。这乾隆帝第一个不能忘怀的,便是他舅嫂董额氏。

  他又怕他舅子傅恒从中作梗,便先下一道圣旨,把傅恒升任为礼部尚书。这傅恒原是一个小京官,忽见皇上骤加恩宠,把他感激得肝脑涂地,任皇上叫做什么,他都愿意。乾隆皇帝见傅恒一面已打通了,便假说皇后想念嫂嫂为名,常常把董额氏接进宫去。董额氏每一次进宫来,必先到一间密室里和皇帝相会。

  那乾隆帝一见了董额氏,早已魂飞魄散,骨软筋酥,皇帝也不像做皇帝了。那董额氏也实在长得美,每逢她掩唇一笑,回眸一睐,乾隆皇帝便不觉对着她“天仙”、“天仙”地唤不住口。

  那董额氏又故意卖弄,那卸衣脱履、送茶捶腿的事体,都叫皇帝做去,皇帝也十分高兴做。董额氏常常脱去鞋子,把一双脚搁在皇帝的膝盖上,叫皇帝捶腿,那皇帝对董额氏屈着一膝蹲在地上,一面替她捶腿,一面嘴里嫂子长嫂子短地说笑着。他们玩够多时,重行梳妆一番,再进坤宁宫去见皇后。那皇后富察氏,见了嫂子也十分亲热,有时留她住在宫里,姑嫂两人同床睡着,说说笑笑。那富察氏还蒙在鼓里,不知她嫂子和皇帝早已结下深厚的私情,反时时把嫂子传进宫来,叙家人之礼。

  董额氏自从和皇帝有了私情以后,自己看自己十分尊贵,回家去便不肯和他丈夫同房,那傅恒在家里常常被他夫人驱逐出来,和他侍姬一块儿睡去。傅恒有四个侍姬,相貌都赶不上董额氏,如今董额氏十分冷淡他,傅恒也没法,只得和侍姬胡缠去。董额氏和皇帝暗地里来去,看看已有两年光阴了。

  这年春天,董额氏忽然有身孕了。这件事第一个瞒不过丈夫:两年里边不曾和丈夫同房,忽然肚子里有了孩儿,便难免要受丈夫的责问。她心中十分害怕,后来她悄悄地的皇帝商量了一条计策。这一天,从宫里回家来,忽然在自己房里摆下酒菜,把傅恒请进房来,陪他吃酒。

  那傅恒许久不见妻子的面了,如今看看妻子的面貌越发标致了;再加上今夜董额氏看待他格外殷勤,早把个傅恒理得神魂颠倒,他两人一边吃着酒,一边调笑着,酒罢以后,董额氏理把丈夫留在房里。那傅恒真是受宠若惊,这一夜的恩典,真是鞠躬尽瘁,治髓论肌。隔了几天,董额氏对丈夫说道:“肚子里已有孕了。”

  傅恒听了,欢喜得什么似的。傅恒这时虽已生了三个儿子,但都是他侍妾生的,董额氏去不曾生过一个;如今听说董额氏有了身孕,怎么不叫他快活死?

  到了时候,董额氏临盆,果然生下一个男孩儿来,但是傅恒暗暗地一算,这个孩子在肚子里只有八个月便出世了,忙悄悄地问妻子去。那董额氏见丈夫倒也十分精细,便哄着他说,自己身体单薄,养不住胎儿,所以八个月便漏下来了。这孩子先天足,须要好好调养他。傅恒听了妻子的话,便也信以为真,从此着意调养这个小孩。但是这小儿子养下地来便已十分雄壮,哭声也极其洪亮。到了满月以后,董额氏抱他进宫去朝见皇帝,求皇帝赏他一个名字。那乾隆皇帝这孩子长得和自己一般,相貌魁梧,心中很是欢喜,想把他留在宫中又怕傅恒面子上太过不去,便赐他一个名儿叫福康安,是望他长大起来有福康健平安的意思。皇帝、皇后赏了许多珍宝玩物。又怕外面乳母不洁净,这时富察氏正生下一个皇子来,便从皇子的四十个乳娘里面选了二十个,到傅恒家里去乳着福康安。又推说皇后爱这个孩子,每月朔望,须把这孩子抱进宫去见一个面。

  福康安到了五六岁上,皇帝便把他召进宫去,跟着皇子一块儿在上书房上学。这时董额氏姿色略减,乾隆皇帝在宫中已别有宠爱,他两人的交情也略略疏淡了些。但是傅恒的官阶总不住地往上升,一会儿升到文华殿大学士。傅恒的三个儿子,最小的也有十四岁了,皇帝下旨,一齐选做驸马,把三个公主下嫁给他。独有福康安不得尚主。

  但乾隆皇帝看待福康安恩情十分隆重,十二岁时,但封他做贝子,又把自己的御林军交给福康安统带,暗地里选了许多名将武士去保护他。那班武将知道皇帝的意思,每遇出兵,总让福康安得头功;每遇交战,自己故意败下来,让福康安抢上去,又在暗地里帮着他打。待到打得胜仗,功劳全归福康安一个人。因此福康安每出兵,总打胜仗;每打胜仗回来,皇帝必召他进宫去,赐宴赐物。福康安家里御赐的东西堆满了屋子。

  后来,回部大、小和卓木举兵谋反,乾隆皇帝要显福康安的本领,下旨命他统领大兵,会合伊犁将军兆惠出师回部。那兆惠临行请训的时候,乾隆皇帝悄悄地嘱咐他照看福康安,又说:“朕久听得大卓木有一个妃子,名叫香妃,不但面貌长得美丽,而且体有异香,将军此去,须格外留意探访香妃的下落。”

  兆惠听了皇上的话,心下已十分明白,便诺诺连声,告退出宫,和福康安合兵在一起,浩浩荡荡杀奔回部去了。福康安这时的年纪只有十八岁,打扮得风流俊俏,每天骑马,带一队卫兵,在大营四周深山茂林中围猎取乐。他虽受得皇命,官做到督师,却把营盘扎在山陕边界地方,并不出去打仗。自有一班名士每日陪伴他下棋饮酒,谈笑消闲。那将军兆惠却带领十万大兵,从乌什地方打进喀什噶尔去;都统富德又由和阑打进叶尔羌。和卓木兄弟两人连吃败仗,丢了这两座城池,越过葱岭逃去。兆惠派一支先锋兵追杀傅罗尼都,直迫到阿楚尔山,杀死敌军人马数万。兆惠看看得胜,便催动人马长驱直入,杀到吕达克山地界的伊西浑河边。大小和卓木兄弟两人逃过河去,后来被巴达克山地方的酋长擒住,割下头来,献与兆惠将军。

  那兆惠将军不敢居功,忙把两个人头装在匣子里,派人连夜送到督师福康安营里。福康安得兆惠将军的战报,便专折入奏。

  圣旨下来,封福康安为靖安伯,准用亲王仪仗,又把回部总名改做新疆,分设伊犁、塔尔巴哈台、乌鲁木齐、喀什噶尔四镇,升兆惠为新疆将军兼办事大臣;富德升任参赞大臣,又令福康安客日班师回京。

  这时兆惠心中念念不忘的便那个香妃。那大卓木自从被巴达克山酋长杀死以后,这香妃便不知下落,看看福康安班师的日期很近了,兆惠便多打发手下人四处打听香妃的下落,总打听不到。他想:此番若不把香妃送进京去,皇帝定要恼恨,前程怕要不保。后来还是富德说:“那大木卓既被巴达克酋长杀死,那香妃也一定落在巴达克地方,俺们不如向巴达克酋长去要回来。”

  富德这句话果然不错,被他猜着。那巴达克酋长也见香妃长得美貌,所以把大卓木杀了,愿意要享这艳福。谁知香妃见丈夫被巴达克酋长杀了,心中十分愤恨,任那酋长如何硬逼软骗,她总不肯失节;你若逼得她厉害些,她便痛哭觅死。

  那酋长见一块肥羊肉上不得嘴,正在进退两难,忽然兆惠将军打发人来要这香妃,说她是罪人的妻奴,须要把她解进京去,献俘朝廷。那酋长听了,看看这香妃不肯从他,乐利做一个现成人情,只说:“这香妃是回部地方第一个美人,得来很不容易;香花供养,保存颜色,更不容易。如今天朝须拿和阗白璧十对来交换。”

  兆惠为要讨好皇上,只得把十对上好的和阗白璧送去。酋长得了白璧,便把香妃送来。兆惠亲自穿戴衣冠,迎进将军衙门去。

  看香妃时,果然长得雪肤花貌,娇艳动人。兆惠安慰了一番,说:“此去皇上十分宠爱,享不尽的荣华,受不尽的富贵。他日得宠,休忘了我这远臣推荐之功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