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七回 破腹挖脑和尚造孽 褰帘入帏亲王销魂(3)


  如今宫廷不安,雍正皇帝便把史贻直传进宫来,吩咐他带领全队勇健军在宫中值宿。这宫廷里面凭空里添了四千个人马,便觉得安静起来,白光不见了,响动也没有了。那雍正皇帝的病体,也一天一天有起色了。后来皇后直待皇帝起了床,行动如常,才回宫去。雍正皇帝一病几个月,在病势沉重的时候,宝亲王带了他的福晋也天天进宫来问候;如今皇帝病好了,就想起他一双小夫妻来,便推说养病,自己也搬进圆明园去住着。

  那班得宠的妃嫔也进园去伺候。富察氏面貌又长得俊,又能孝顺公公,雍正皇帝十分欢喜,已暗暗地把宝亲王的名字写在遗诏上了。

  讲到那座圆明园,周围有四十里路大小,园里有极大的池沼,有茂密的森林,有小山,有高塔,有四时常生的花草,有终年不败的风景。宝亲王和富察氏两人终日游玩也游玩不尽。

  起初他夫妻两人新婚燕尔,似漆如胶,专拣湖山幽静、花草深密的地方调笑作乐;便是那班伺候他的宫女太监们,他也嫌他们站在跟前碍眼,撵他们出去。后来他两人也玩够了,便觉得枯寂起来;虽一般也有妃嫔侍女,如何赶得上富察氏的姿色,一个也不在宝亲王眼里。宝亲王心中常常想:如此名园,不可无美人作伴;俺那福晋也可算得美的了,但她一个人枯寂无伴也觉无味。从此他存心要去寻访一个美人来给富察氏作伴。

  几个乖巧的太监看出亲王的心事,便悄悄地引导他出园去闯私娃子。那南池子一带有尽多的私娟,宝亲王尝着了这个味儿,如何肯舍?天天推说在涵德书屋读书,却天天在私门子里和窑姐儿温被头。但他玩私娃子只能在白天,因为父皇住在园中,要早晚请安去,那班窑姐儿,竟有几个长得俊的,宝亲王要把她们娶进园去,她们都不肯。只偶尔带一两姑娘进园去游玩,在安乐窝里吃酒行乐,只瞒着富察氏和父皇两个人,什么风流事都干出来。

  有一天,宝亲王从安乐窝里出来,时候尚早,他已有三分酒意,悄悄地走进富察氏卧房去。院子里静悄悄的,两个侍女在房外打盹;宝亲王也不去唤醒她,踅进房里,只见罗帐低垂,宝亲王认是富察氏一个人午睡未醒,心想去赏识美人儿的睡态。便蹑着靴脚儿,掩近床前去;再一看,只见四只绣花帮儿的高底鞋子伸出在罗帐外面,宝亲王知道是有两个女人睡着,他心中十分诧异。走上前去,轻轻把帐门儿揭开一看,一个是他的福晋福察氏,另一个却不认识是谁家的眷属。只见她两人互搂着腰儿,脸贴着脸,沉沉地睡着。

  再看那女人时,不觉把宝亲王的魂灵儿吸出了腔子,飘飘荡荡的不知怎么是好。原来那女人长得真俊呢!鹅蛋式的脸儿,长着两道弯弯的眉儿;丰润的鼻子,两面粉腮上两点酒涡儿。露出满脸笑容来。那一点朱唇,血也似地红润。最动人的,是那一段白玉似的脖子上衬着一片乌云似的鬓角;鬓边插一朵大红的菊花,真是娇滴滴越显红白。她春葱也似的纤手,松松地捏着一方粉红手帕。

  宝亲王看够多时,不觉情不自持,轻轻地伸手把那方手帕从那女人手中抽出,送在鼻子边一嗅,奇香扑鼻。宝亲王不觉心中一荡,他一面把那手帕揣在自己怀里,一面凑近鼻子去,在那段粉也似的脖子上轻轻一嗅,急闪身在床背后躲着。那女人被宝亲王这一嗅,惊醒过来,低低地唤了一声:“妹妹!”

  那富察氏也被她唤醒了,便笑说道:“怎么俺两人说着话儿便睡熟了呢!”

  那女人说道:“妹妹屋里敢有野猫来着?我正好睡着,只觉得一只猫儿跳上床来在俺脖子上嗅着。待俺惊醒过来,那野猫已跳下床去了。”

  这几声说话,真是隔叶黄鹂,娇脆动人;宝亲王听了,忍不住了,忙从床背后跳出来,说笑道:“对不起!那野猫便是俺!”

  说着,连连地向那女人作下揖去,慌得那女人还礼不迭。宝亲王转过脸来,对富察氏说道:“那时俺把这位太太错认里你,正要凑近耳边去唤你起来,细细一看,才认出来;一时自己臊了,便急急躲到床后去。谁知这位太太说话也厉害,竟骂俺是野猫。俺原也是该骂的,只是俺很佩服老天爷,你也算是俊的了。怎么又生出这位太太来,比你长得还俊!

  这位太太敢不是人,竟是天仙吗?”

  看官,从来天下的女人,一般的性情是你若当面赞她长得俊,她没有不欢喜的。这时这女人被宝亲王捧上天去,她心中如何不乐?只见她羞得粉腮儿十分红润,低着脖子坐在床沿上。只是两手儿弄着那围巾的排须,说不出话来,富察氏听了宝亲王的话,把小嘴儿一噘,笑说道:“你看俺这位王爷,真是不曾见过世面的馋嘴猫儿!怪不得俺嫂子骂你是野猫。你可在放尊重些,这位便是俺的嫂子;俺姑嫂俩在家里过得很好的,如今把我弄进园来,生生地把俺俩分散了。如今嫂子在家里想得我苦,悄悄地瞧我来,又吃你撞来。你既说她是天仙,快过去拜见天仙;拜过了,快出去!”

  那宝亲王巴不得富察氏一句话,忙抢上前去行礼;嘴里也唤嫂子,又问嫂子贵姓。那女人站起身来,一手摸着鬓,笑吟吟地说道:“俺母家姓董额氏,俺丈夫名傅恒。”

  宝亲王拍着手,笑说道:“俺这傅恒哥哥,几世修到嫂子这样天仙似的美人儿?”

  一句话,说得董额氏粉腮儿上又红晕起来。富察氏见嫂子害羞,忙把宝亲王推出房去。

  这里董额氏也告辞出园去了。

  宝亲王自从见了董额氏以后,时时把她的名儿提在嘴里。

  他从此私娃子也不玩了,终日痴痴地想着董额氏那副美丽的容貌。要知宝亲王将来和董额氏闹出什么风流案件来。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