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七回 破腹挖脑和尚造孽 褰帘入帏亲王销魂(2)


  看看到了山门口,大岩和尚便和白泰官商量分两路杀进去。白泰官把上风,他一耸身跳上瓦去。这里大岩和尚先把众人藏过,自己一人先上去打开山门,问铁布衫和尚,那守山门的见是和尚,便也不疑心,领着他走进内院去,留他在知客室暂坐;自己进去通报。

  这里大岩和尚招招手儿,一班大汉都跟了进来;大岩和尚悄悄地跟在那和尚身后,曲曲折折走过几个院子,到了一个所在,庭心里放着一张竹榻,一个胖大和尚,上身赤膊,赤着脚躺在竹榻上;一个女人,满脸抹着指粉,坐在和尚的身后,在那里替和尚搔背。和尚伸手到背后去,抚着那女人的脖子。另一个女人正送过一碗凉茶去,见把门的和尚进来了。她便站住通报道:“师父,有人来了。”

  那胖大和尚听了,忙坐起来看时,只见那把门和尚的身后也跟着一个和尚,便指着问道:“他是什么人?”

  大岩和尚给他一个措手不及,抢步上前,擒住他一条腿。这铁布衫和尚到底是本领高强,忙拿出看家的本领来,飞过鸳鸯腿去;大岩和尚见擒住他的左腿,他又把右腿飞过来,知是少林派的内家功,忙放了手。铁布衫和尚在地上站住,伸手在竹榻上拿起一件布衫来打过去,说也奇怪,这件布衫拿在他手里,迎着风要来打去,好似一杆铁棒一般。因此外人取他的绰号“铁布衫”。

  这时门外候着的许多大汉一拥进来,个个拿出兵器来围住了这和尚攻打。那和尚指东打东,指西打西,打了半天,休想近得他的身。但是这和尚被他们团团围住了,一时里也不得脱身。他正想耸身上屋时,只听得屋檐上一声大吼,跳下一个人来,一刀劈在铁布衫和尚的顶门上,那个脑袋顿时好似西瓜对破开,直劈到脖子上。和尚死了。那村坊上人听说和尚死了,个个快意;大家把和尚和尸首割成几十块。拿回家去熬油点灯。

  白泰官见打了抱不平,也不和大岩和尚招呼,一耸身上屋去了。四川总督岳钟琪忙把大岩和尚接进衙门去,在精室里供养起来。不多几天,北京密旨到来,赏大岩和尚白银一万两。岳大将军又派了材官护送他回南方;下几下道札子给沿途的地方官,叫他们舟车迎送,随地照料。大岩和尚回到扬州,便大兴土木,造仓圣殿,殿旁造一座吴园,园里建一座华严堂。那些工程材料,都是地方上各绅董捐助的。大岩和尚天天在华严堂里会客吃酒。

  这时扬州地方有三个地痞,仗着自己力大,专一敲诈百姓:一个是魏五,善骑马,又能懂得马的话。几年前有个狼山总兵到扬州来阅兵,那营里的马忽然齐声嘶叫起来。魏五听得了,对人说道:“这个总兵官三个月后要死了。”

  后来那总兵官回去,果然隔了三个月死去。一个是张饮源,善舞双刀,舞成一团,任他几十个人,近不得他身。一个是薛三,能够拉五十石的硬弓;这时扬州人称他们“魏马张刀薛硬弓。”

  自从大岩和尚来了以后,这三个人不服气,常常到天宁寺去寻事,都被大岩和尚打败出来。这三个人没有面目住在扬州,便悄悄避到别的地方去了。有一天,大岩和尚正从方丈室里送客出来;才走到阶下,忽然见一个铁香炉劈空飞来,大岩眼快,忙伸手接住。

  看时,原来是薛三来报仇的。谁知那薛三因用力过分,嘴里呕出一口血来,踉踉跄跄地逃回家去,连呕了几口血,便死了。

  接着,那张三拿着双刀,到华严堂去找大岩和尚;两人交起手来,被大岩斩去了一条臂膀。剩下的一个魏五,他知道明攻不能得胜,打听得大岩尚身上长癣疥的,每天起身用热水洗澡。

  魏五便邀了七八个同党,趁大岩在浴池里洗澡的进候打门进去,个个拿出兵器来攻打。大岩和尚赤手空拳,又是浑身赤条条的,如何敌得住,虽也打死了两个人,后来到底被魏五斩去一条腿,死在浴池里。大岩和尚死的消息报到京里,雍正皇帝十分可惜,但他想,这种有本领的人留在世上终是心腹之患。

  如今那班好汉都收拾完了,剩下几个没本领的人,也不去怕他。

  从此雍正皇帝依旧是寻欢作乐,不去防备了。

  吕四娘住在京城里,天天出去打探,找不到下手的机会,心中十分焦躁。朱蓉镜和虬髯公劝她耐心等待。这时满京城沸沸扬传说,宝亲王要大婚了。这宝亲王是什么人?便是钮钴禄皇后从陈世倌家里换来的儿子,取名弘历。只因他出落得一表人材,性情温和,语言伶利;在他弟兄辈中,有谁赶得上他那种清秀白净?雍正皇帝又因他是皇后的嫡子,便也格外欢喜他。这时打听得湖北将军常明,有一个女儿出落得端庄美丽。

  那常明的夫人郭尔额氏和皇后钮钻禄氏是幼时的邻居,十分要好。后来郭尔额氏嫁了丈夫,生了一个女儿,她母女两人常常被皇后宣召进宫去游玩。那皇后也很爱她女儿,时时赏赐首饰手帕许多东西;后来常明带了家眷到湖北做将军去,皇后也常常记念他们,有时和皇上提起,皇上说:“你既爱他家的女儿,俺们何妨指婚给弘历,做了你的媳妇,岂不可以常常见面?”

  一句话提醒了钮钴禄氏。看看宝亲王也到了大婚之年,便催着皇帝下圣旨,指婚湖北将军常明的女儿富察氏为福晋。一面把常明内调进京,做军机大臣;一面派亲信大臣鄂尔泰和史贻直两人做大媒,到常明家里去行聘。到了吉期,雍正皇帝便把从前圣祖赏他的圆明园转赏给了宝亲王,做他们新夫妇的洞房。

  这一天,满园灯彩,笙萧聒耳,把富察氏迎进园来。交拜成礼。

  宝亲王见富察氏长得妩媚秀美,便一刻也不舍得离开她。皇后钮钴禄氏见了这一对佳儿佳妇,心中也十分快乐。

  谁知天底下的事体大都乐极生悲。雍正皇帝自从宝亲王大婚以后,身体便觉不快,这也是他平日好色太过,积下的病根。

  他每日非有两个妃子轮流侍寝不可。起初还仗着喇嘛的阿苏肌丸勉强支持,后来渐渐有点不济了。那班妃嫔,为固宠起见,还夜夜缠着皇上。后来看皇帝实在动不得了,皇后钮钴禄氏便把那班妃子赶开,亲自守着皇上,侍奉汤药。御医轮流住在宫里,诊脉处方。看看皇帝病势略略清健好转,忽然宫里一班太监们吵嚷起来,说:“在长春宫、钟粹宫一带,常常听得有人在瓦上走动的声间,又有门窗开阉的声音。”

  接着那翊坤宫、永和宫一带的太监侍卫们也吵嚷起来,说:“每夜见屋顶上有两道白光飞来飞去;又有咸安宫的宫女被人杀死在廊下。”

  顿时把一座皇宫闹得人心惶乱,鸡犬不宁。皇后也曾派侍卫们四处搜寻,又是毫无踪迹。后来愈闹愈厉害了,所有延禧宫、承乾宫、景阳宫、景仁宫、咸福宫、永寿宫、启祥宫、储秀宫的一班宫女太监们,每当夜静更深的时候就惊扰起来,不是说见屋上有人行走,便是说屋内有白光来去。雍正皇帝害病在床,听了这种消息,知道必缘故,只是不便说出。

  这时史贻直当勇健统领,是皇上最亲信的。那勇健军又是由各省将军举荐奇才异能的好汉编练成的,一共有四千人员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