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四回 牛鬼蛇神雍和宫 莺燕叱咤将军帐(1)


  却说雍正皇帝侦探的手段十分厉害。那时有一位大臣,名叫王云锦,是新科状元,雍正皇帝十分看重他。满朝官员见他是皇帝重用的人,便个个去趋奉他,每日朝罢回家,门前总是车马盈门,这位王状元别种玩儿他都不爱,只爱打纸牌。他在家里,一空下来,便拉着几个同僚在书房里打纸牌。

  有一次,他成了一副极大的牌,正摊在桌面上算帐,忽然一阵风来,把纸牌刮到地下。大家去拾起来,一查点,缺了一张纸牌。王状元也并不在意,便吩咐家人另换一副纸牌重打。第二天王云锦上朝,雍正皇帝问道:“昨天在家里作何消遣?”

  王状元老老实实回奏说:“在家里打纸牌玩儿。”

  皇帝听了笑笑说道:“王云锦却不欺朕。”

  接着又问道:“朕听说你成了一副大牌,被大风刮去了一张,你心中很不高兴。今天可还能打到那一张牌吗?”

  王云锦听了,心中十分害怕。只得硬着头说道:“圣天子明鉴万里,风刮去的那一张牌,臣到今天还不曾找到。”

  雍正皇帝便从龙案上丢下一张纸牌来,说道:“王云锦,看可是这一张牌?”

  那王云锦一看,正是昨天失去的那张纸牌,他忙磕着头说“是”。皇帝笑说道:“如今朕替你找来了,快回家成局去罢!”

  说着,便站起来退朝。

  从此以后,那班官员十分害怕雍正皇帝,便是在私室里,也绝不敢提起朝政。雍正皇帝到这时才得高枕无忧,每天在宫里和那妃嫔宫女调笑寻乐。这时他早把那贵佐领的女儿升做贵妃,另外又封了四个平日所宠爱的为贵妃。只有贵贵妃最是得宠。朝晚和她在一处说笑。这位贵贵妃又有特别的动人处,她每展眉一笑,双眼微斜,真叫人失了魂魄;她身上软绵丰厚,叫人节骨十分舒畅。因此皇帝天天舍不得她,称她“温柔仙子”。

  那大喇嘛打听得天子爱好风流,便打发喇嘛送一瓶阿肌苏丸去。这阿肌苏丸原是媚药,若服一二丸,便可;倘然多吃了,便要发狂。那大阿哥胤礽,便是误服了阿肌苏丸,直疯狂到死。

  皇帝得了喇嘛送他的药丸,越发快乐,真可以称得当者披靡,所向无敌。皇帝行乐之余,越发感念那大喇嘛。这大喇嘛曾经帮着皇帝谋夺皇位,原是有功人物,因此常常召喇嘛进宫来谈笑饮食,赏赐珍宝,喇嘛又传摇他许多秘术,皇帝便下旨替大喇嘛另建一座宫殿。京中原有一座喇嘛庙,在西山上;如今皇帝吩咐在皇宫后面另造一处宫殿,以便朝夕往来,那内务府奉了圣旨,便召集京中巧匠,又派内监到江南去采办木料。

  雍正皇帝为了这件事体,特派一个喇嘛充钦差大臣。这钦差大臣到了江面,十分骚扰,沿途勒索孝敬,又挑选良家妇女进去供他的淫乐。还有一班蠢男人,特意把自己的妻女送进喇嘛行辕去伴宿,说得了喇嘛的好处,便可长生不老。

  这个风声一传出去,一传十,十传百,许多妇女都来自献,弄得这喇嘛搓接不暇,后来索性定出规矩来,凡是官家女眷见大喇嘛的,须先送贽见礼,少则一百两,多则一千两。江南地方被他搅得污秽不堪。直到第二年才回京去,集了五六百名工匠,造了三年工夫,才把一座喇嘛宫殿造成。

  开殿的第一天,便由大喇嘛收皇帝为弟子,封他为曼殊师利太皇帝。大喇嘛又陪着皇帝去游殿,殿中供着欢喜佛,一个个都塑得活泼玲珑,奇形怪状,妖态百出。里面又有鬼神殿,中间供着丈二长的恶魔,塑着人的身体,狗的脸面,头上长两条角,抱着一个美貌女神,做狎媟的样子;恶魔脚下踏着许多裸体的女人。

  雍正皇帝看了,心下十分快乐,便把这座宫殿称雍和宫,是说雍正皇帝皈依喇嘛教的意思。同时,京城内外敕建的喇嘛寺触目皆是;那班喇嘛便横行不法,一个个都做起官来。这时京城里有一句童谣,称做“在京和尚出京官”。皇帝的意思也是藉此报答大喇嘛从前拥立的大功。

  但是,那时有拥戴大功的,除大喇嘛的国舅隆科多以外,还有鄂尔泰和张廷玉两人。皇帝便下旨,着海望为鄂尔泰在大市街北建宅,宅中应有陈设,都由官家赏赐。据说这一座赐第整整花了四百万银子。又封鄂尔泰为文端公。便是那张廷玉,也封他文和公,拜为首相,军国大事,凡有张廷玉说的话,皇上无有不依;从他死后,又拿他的神主配享太庙,这个恩宠也算到了极点。

  当时除鄂尔泰、张廷玉两人以外,还有一个年羹尧,也是皇帝极敬重的。到第二年上,年羹尧和岳钟琪平完青海西藏,皇上下旨:封年羹尧一等公,年羹尧的父亲年遐龄也封一等公,又加太傅衔;岳钟琪封三等公。又授年羹尧为陕甘总督,先行班师,再去到任。

  那年羹尧得了圣旨,一路上耀武扬威,冲州撞县地班师回京,沿路的州县官在他马前马后迎来送去,在年大将军眼下,只是和脚底下的泥一般。便是那各省的官员,文自巡抚以下,武自将军以下,谁不见他害怕?倘然有一言半语得罪了大将军,只叫大将军瞪一瞪白眼,便吓得他们屁滚尿流。他们怕虽怕他,心中却个个含恨,一有机会,便要报仇。

  年羹尧手下有一个心腹中军官,姓陆名虎臣,他见大将军作威作福,难免招怨惹祸,便在无人的时候,去见年大将军,劝大将军诸事敛迹,免招物议。这时年羹尧三杯酒在肚里,听了陆虎臣的话,不觉恼羞成怒,顿时拍案大骂说:“俺如今替皇上打下江山,便是天子见了俺也要畏惧三分,你是什么东西!胆改诽谤俺家。”

  喝一声:“斩!”

  便有帐下的刀斧手上前来绑住,推出辕门去。也是陆虎臣的命不该绝,那刀斧手正要行刑,恰巧遇到岳钟琪进帐来,陆虎臣忙喊:“岳将军救我!”

  岳钟琪问明白了来由,一面忙止住刀斧手,一面急急进帐去替他讨情。平日,年大将军的军令没有人敢拦阻的,只有这岳钟琪,是年大将军平日所敬重的人,才算看在岳将军面上饶他一死。这时军队前锋已到了卢沟桥,便罚陆虎臣在桥下做一个更夫。年、岳两将军带领大队人马直向京城奔来。消息报到宫里,雍正皇帝下旨,命年大将军兵马暂驻扎城外,皇上要出城来亲自劳军。

  这时正是六月大热天,雍正皇帝摆动銮驾,迎出城来,一路在毒日头下走着,皇帝虽坐在銮舆里,却热得一把一把汗淌个不住。一出城门,皇帝又弃轿乘马,在马上头顶着太阳光,越发热得厉害,看着左右侍卫,却个个热得汗流浃背,又不敢挥扇。好不容易走到前面大树林子里,林子下面张着黄缎子行帐,中央设着皇帝的宝座,雍正皇帝下马来就坐,太监们上来,打扇的打扇,递手巾的递手巾,献凉茶的献凉茶。一会儿听得远远的军号响,知道年大将军到了。

  皇帝踱出帐去,骑在马背上候着。只见前面旌旗对对,刀戟森森,在日光下一队一队地走前,静悄悄的鸦雀无声;那兵士们脸上的汗珠,和雨一般淌着,却没有人敢拿手抹一抹的。一队队前锋队走到皇帝跟前,行过军礼,向左右分开。中间又现出一面大纛旗来,上面绣着一个大“年”字,只见年大将军顶盔贯甲,立马在门旗下;这边皇帝两旁,文自尚书侍郎以下,武自九门提督以下,都按品级穿着蟒袍箭衣,列队相迎,却个个热得汗透重衣。

  年大将军和岳将军一见了皇上的御驾,忙滚鞍下马,匍匐在地,行过大礼。接着那总兵、提镇、协镇、都统等一班武官,一个个上来朝见,皇帝吩咐赐,年大将军跟着皇上走进行帐去,一同坐席,那班王公大学士贝勒贝子在左右陪宴。九门提督兵部尚兵和一班在京的武官,陪着岳钟琪及一班出征的官员在帐外坐席。一时觥筹交错,君臣同乐。

  皇帝在席间谈起了处死胤禩、胤禟的事体,年羹尧听了,不觉打了一个寒噤,嘴里虽不说,心中却想到:好一个阴险得很的皇帝!我以后却要留心一二。接着皇帝又问起:“那班出征的英雄好汉,却如何了?”

  年大将军回奏:“臣奉了皇上的密旨,到青海西藏,掳得敌将的妻女,选那美貌的,都赏给他们做了妻子;便是那罗卜的母妹,臣也作主赏了那管血滴子的做了妻妾。如今他们个个被美色迷恋住了,却愿意老死在那地方,不愿再回京来了。”

  雍正皇帝听了,笑道:“国舅妙算,人不可及!”

  说话时候,酒已吃完,年羹尧起来告辞,说道:“微臣军务在身,不敢久留。”

  雍正皇帝格外殷勤,亲自送出帐来。一抬头,见那班兵士依然甲胄重重,直立在太阳光下面,那脸上被日光晒得油滑光亮,却不敢动一动,皇帝看了,心中有些不忍,便对内监说道:传谕下去,叫他们快卸了甲罢。那内监忙出去,高声叫道:“皇上有旨,兵士们卸甲。谁知那太监连喊了三回,那班兵士们好似不曾听得一般,依旧站着不动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