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回 斗法术计收血滴子 换娇儿气死陈阁老(1)


  却说康熙皇帝第四次南巡,依旧是皇太子胤礽监国。那直郡王胤禔、雍郡王胤禛心里实在十分妒嫉,他两人暗地里派兵遣将去行刺太子,已有许多次了,都因东宫保护的人多,不曾遭他毒手。每一次,两边白送了几条好汉的性命。

  胤礽心中把胤禛恨入骨髓,拿了重礼在外面请了许多有法术的道人来,在东宫作起法来,要收拾胤禛的性命。在胤禛王府中搜罗的法士也不少,东宫每一次行法术,都被雍王府中的法士破了。后来太子从江西地方去请得一位铁冠道人来,这道士有一件法器,真正了不得,那法器又名“血滴子”,是一顶铁打成的帽子,铁冠道人念动真言,这血滴子便飞起半空,飞到仇家去,在那仇人头上一套,立刻把头割下来收在帽子里,向空飞回去。那没了头的人,颈子里也不淌一滴血出来,所以称做“血滴子”。

  那血滴子来时,任你千军万马之中割取人头,悄悄地来,悄悄地去,又快又无声息,一霎时头不见了,叫人防不胜防。雍王打听得这个消息,心中十分害怕,当即和几位教师喇嘛商议。

  内中一位喇嘛和尚说道:“那铁冠道人除非请俺大喇嘛来不能制服。”

  雍王听了,便亲自到雍和宫去求大喇嘛。那大喇嘛起初不肯,后来经雍王许他事成以后有种种利益,大喇嘛便带了法器到雍王府中,光拿出一片贝叶来,嘱咐雍王盖在头项上,上面又拿帽子压住。这贝叶法力无边,可以抵得住血滴子。大喇嘛又在雍王卧房外面收拾一间净室,日夜在屋子里打坐守候。

  雍王原也有四位妃子,他元妃是钮钴禄氏,和雍王十分恩爱,如今见丈夫有难,便天天在雍王身边陪伴着。这一天夜静更深,钮钴禄氏正和雍王并头睡在一个枕头上说话。忽然见帐门外飞进一团漆黑的东西来,在雍王头上一砸。幸而雍王头上的贝叶早夜不离,那法器不能伤得雍王的性命。

  钮钴禄氏在一旁看了,不禁大声叫喊起来。外面大喇嘛听得了,忙抢出净室来看时,只见那法器正从雍王卧房中飞出来。大喇嘛手快,忙脱下自己身上的袈裟来,向那法器一罩,好似网鱼一般,把那法器网在袈裟里面。这时早已惊动了合府的人,大家赶进院子来请雍王的安。雍王额上被那法器磕碰受了伤,还挣扎着起来。

  大喇嘛送上那血滴子。说:“这是杀人唯一利器。王爷留着,将来可以制伏天下。”

  雍王看时,见那血滴子原是一顶铁帽子,黑漆一团,寒光四射,看了不觉胆寒。第二天,直郡王胤禔得了这个消息,忙赶来看望。胤禛把详细情形说了。胤禔看看没有人在眼前,便拉着胤禛的手到一间密室里悄悄说:“俺现在从蒙古请到一位喇嘛,名巴汉格隆的,他道术很高,能够拿咒诅镇压人。如今我把太子的庚辰八字打听明白,写着纸条儿,藏在草人肚子里,一面请巴汉格隆立起法坛,念动咒语,七日七夜,那太子在东宫便发起疯癫来,从此不省人事。到那时,他也做不成太子了,以后你我二人无论谁做了太子,都可以商量。”

  胤禛听了,忽然又想起一条计策,便和胤禔如此如此说明,当时便把大喇嘛请来,悄悄地送他二千两银子,托他如此如此行事。

  过了几天,太子看着铁冠道人不能成功,心中不觉纳闷。又过了几天,太子觉得昏昏沉沉地害起病来。起初还是乍寒乍热,不十分沉重,后来索性发起狂热来,满嘴胡说,两眼如火,见人便打。东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慌张起来。相国张英便去请了国师来替太子治病。那国师早已受了大喇嘛的贿赂,便拿两粒阿肌酥丸给太子吃下。睡了一夜,那病势果然减轻,只是犯了淫病,他终日和一班妃嫔厮缠着,还嫌不足,见了略平头整脸些的宫女,便用强力奸污。

  胤禔、胤禛得了这个消息,便个个带着自己的福晋到东宫去请安。谁知那太子见了他兄弟两人,一句话不说,只是眼睁睁地向他嫂嫂素伦妃子和弟媳钮钴禄氏看着。看到出神的时候,他伸着两臂向钮钴禄氏扑去。钮钴禄氏身子灵活,躲避得快;那素伦妃子,却被太子拦腰紧紧抱住,任你如何挣扎,休想逃得脱身。

  胤禔看了,不觉大怒,上去用力一推,把太子推倒在地,气愤愤地拉着他妃子走出宫去。照胤禔的意思,要去奏明父皇,后来还是素伦妃子劝住说:“父皇从江南回来不多几天,且耐着这口气,过几天,待父皇闲暇时候,再奏明不迟。”

  胤禔听了他妃子的话,暂且把这口气忍耐着。

  忽然关外接连报到军情,说俄罗斯人带了大队兵马打进蒙古地方来。康熙皇帝便下谕派都统公彭春等督兵到瑷珲地方,会同萨布素兵队直攻雅克萨,打破雅克萨城,和俄罗斯人订约讲和。日子隔得不久,又报到军情说,蒙古噶尔丹部联合俄罗斯人造反。康熙皇帝便封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,率同皇子胤禔出古北抵敌;封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,率同简亲王雅布出喜峰口抵敌。

  谁知噶尔丹的兵十分骁勇,他攻破了阿拉尼的蒙古兵,再攻入乌珠穆泰,直冲破恭王的阵脚,打进多伦泊东北的乌兰布通。亏得裕亲王用炮火攻破了噶尔丹的驼城。噶尔丹兵大败退还伊拉土克、三胡土克图地方。清兵正要长驱直入,康熙皇帝忽然在博洛城害起病来了。只得班师回到北京。

  这时皇太子的病越来越厉害了,疯得好似癫狗一般,见人便打,见物便毁。东宫妃子只是日夜哭泣,也毫无方法。只因皇帝有病,又是在外面辛苦打仗回来,是皇后的主意,暂时把这个消息瞒起来,不给皇帝知道。

  到了第二年,那噶尔丹又起了三万骑兵,沿绿连河下来打破喀尔喀,打进巴颜乌兰。这时皇帝身体已经复原,便决定御驾亲征,带领十万大兵,分东、中、西路。东路大元师为黑龙江将军萨布素;西路大元帅为大将军费杨古,带领陕甘强兵,从宁夏渡沙漠,沿土拉河打他的后路;皇帝独当中路,从独石口过多伦泊,西入沙漠,再从科布多沿绿连河右岸,过额尔德尼拖罗海山。那噶尔丹的兵队见了皇帝的黄幄龙纛,吓得他从拖诺山逃走。皇帝直追到塔米尔,两军奋战,噶尔丹又大败。

  这时东路、西路两支总队也向两旁包抄过来。噶尔丹部主逼得走投无路;康熙帝劝他投降,他便在营中服毒自尽,策妄把他的尸身献上。从此喀尔喀各部地方都投降了清朝。

  康熙皇帝班师回京,十分快乐。这时想起太子来,也召进宫去相见。太子的师傅熊赐履、内大臣索额图等知道包瞒不住,只得把太子送进宫去。这时皇子胤禔、胤祉、胤禛、胤禟、胤禩、胤祥、胤禵十几个弟兄都站在一旁。太子见了父皇,也不知道请安行礼,一味地狂叫狂跳。

  皇帝看了十分诧异,忙问时,才知道害病已久,无可救药。皇帝立刻坐朝,问文武大臣如何处置太子。那大学士张英、张廷玉,贝勒隆科多,大将军年羹尧,阁老陈世倌,都是和雍王一鼻孔出气的,便纷纷奏请废去太子。皇帝也明白,胤礽病到这种地步不能再做太子的了,便下旨废太子为庶人,退出东宫。这事传到各皇子耳朵里,个个欢喜,妄想自己补升太子。

  这里有一个八阿哥胤禩最是阴险,便满心要谋这太子的地位,便在暗地里花了许多银钱,买通内大臣阿灵阿、散秩大臣鄂伦岱、尚书王鸿绪、侍郎揆叙等一班大臣。这时候恰巧皇帝有圣旨下来,命达尔汉亲王、额附班等会同满汉大臣,共议继立太子的事。当时内大臣阿灵阿一班人便悄悄地写了“八阿哥”

  三个字送进宫去。皇帝在诸位皇子中最不欢喜八阿哥,况且八阿哥的品行也最坏,面貌也最不漂亮。皇帝知道这里面有弊,便在坐朝的时候追问这件事体。康熙皇帝声色俱厉,满朝文武大臣个个害怕。大学土张玉书便把阿灵阿一班大臣如何交好八阿哥,如何私立党派,一一奏明。

  皇帝听了,十分震怒,立刻下旨,把这班大臣拿下,交康亲王椿泰审问定罪。同时,胤禔府里请大喇嘛作法镇压太子的事体也败露了。原来是一个内监名韦凤的告发的。那韦凤原是东宫的太监,如今调在直郡王府中当差,从小太监嘴里打听出这个事件来,立刻悄悄地到大内去告发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