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九回 甘凤池座上献技 白泰官山中访盗(2)


  “有一天,他走到苏州宜亭地方,借住在一家客店里。到半夜时分,听到隔壁有女人的哭声,白泰官悄悄地走出院子,跳上屋项去看时,见一家楼窗开着,那哭声从楼窗里飞出来。白泰官跳进窗去看时,见一年轻女子被剥得不挂一丝倒在床上,床前搁着一盆热水,一个黑丑和尚正提着热腾腾的一方手巾,在那女人肚子上磨擦。白泰官在江湖上原听得说起一个西藏来的恶僧,专一奸淫妇女,又爱吃孕妇肚子里的胎儿,见有孕妇,他便拿热水硬捺下胎儿来煮着吃。如今果然给他遇见了,不觉大怒,便抢上前去。

  “这时和尚背脊向外,白泰官意欲摘他的肾囊。那和尚觉察了,疾忙转身,飞过一腿来。白泰官手快,擒住他的右脚;那和尚一纵身,把左脚飞起。这是有名的鸳鸯双飞腿。白泰官也懂得这个解数,便腾出右手来,又把他的左脚擒住,趁势一摔,那和尚被他摔下楼去,倒在院子里撞破了脑壳,顿时脑浆迸裂死了。

  “一时惊动了邻舍,大家起来看。那女子的丈夫见白泰官救了他妻子的性命,忙对白泰官连连磕头;便是那左右邻舍,也上来个个对他打恭作揖,说道:‘这个和尚霸占住这地方已有多日了,专一奸淫妇女,扰乱地方。报到县衙门里,知县派兵士下来捉拿,都被他打得落花流水,吓得兵士们逃回城去。如今这和尚也是恶贯满盈,死在好汉手里。好汉替地方除害,真是合村的恩人。’当时把白泰官接到一家乡绅士家去,好酒好饭看待。

  “到了第二天,给知县官知道,忙打发官轿来把白泰官接进衙门去。这时皇上在太湖上遇到刺客,正要招请天下好汉,知县便把白泰官保举上去。巡抚又转报总督,总督当即带着他和鱼壳,还有十几位好汉一同去见皇上。皇上见他本领高强,也给他充一位侍从武官,其余的都充了侍卫,一齐带进京来。”

  雍王听了塞 愕额一番话,心中又诧异又妒嫉,心想:“天下有这般大本领的人,可惜不在俺府中。”

  这时当着胤礽、胤禔、胤禩、胤禟、胤䄉、胤祉、胤祺、胤禵、胤祥一班弟兄,也不便说什么。他只和大哥十分投机,他两人当即回到私宅去商量大事,又打听得皇上已把鱼壳派在太子名下保护东宫,把白泰官派到苏州去帮助地方官缉拿太湖刺客。

  那太湖刺客名叫金飞,原是陕甘一带的大盗,太湖上好汉唤他金爷爷。

  只因他一向在陕西、甘肃、四川一带出没,因此江浙一带的人不甚知道他的底细。讲到他的本领,却高出白泰官以上。他在四川一带,专伏在三峡急湍里,身上穿着绿油衣裤,在水里钻来钻去,好似鱼鳖一般。见有船只在峡下停泊,他便上船去抢掠财物,从不伤人。

  后来他名气愈传愈大,长江一带好汉来归服他的共有一千多人,他便在宜昌路上占住一个山头,有许多好汉带了家眷在山下住家开铺子。后来年深月久,山下慢慢地成了一座村坊。村坊上男女老少都是金爷爷的弟兄,此番他受了明朝遗臣张苍水部下石把总的托付,打听得康熙帝南巡,便到苏州来行刺。他从金山地到太湖上,一击不中,便也回山去了。

  后来,圣旨下来,严催各县捕快查拿刺客,却被吴县的捕头打听出这刺客的来历,只是不敢上宜昌去找他。恰巧皇上又派白泰官下来。白泰官自己仗着本领高强,便带领全班捕快赶到宜昌去,打听得那座名山叫独龙岗,山下村坊叫独龙村。

  白泰官一班人到了宜昌,便起岸,雇着大车走旱道。在路上走了两天,才远远地看见前面一座恶冈子,四面山头环抱着,冈下树木参天,阴森可怖。白泰官大车正走着,见前面也有一辆车儿,车上坐一个绝色女子;一十约十一二岁的小孩跨在辕上赶车,慢慢地走着。白泰官的车快,看看赶上,那车上的女子喝着小孩子道:“白太爷来了,快让路!”

  白泰官听了十分诧异,看那女子又是不认识的。再看那小孩子,正跳下车来,绕过车身后面,去把轮子一端,端过一旁,让白泰官的车子先过去。

  白泰官见这小小孩童有这样的神力,心便灰了一半。当下他也不说话,到了山岗下面,找到一家客店住下。天色已晚,大家安睡。第二天一早起来,白泰官出去付帐时,见柜内坐着一个女子,便是昨天坐在车上的那个女子。白泰官要试试她的本领看,把那大钱一个个嵌在柜板木头里面。那女子看了,笑了一笑,她只用手在柜台上轻轻一拍,那大钱一齐跳了出来。白泰官知道这村坊里个个都是有本领的人,心又灰了许多。正踌躇的时候,只见门外走进一个大汉来,见了白泰官,便兜头一揖,说道:“俺山门知道白太爷到了,便打发俺来请你一个人上山去。”

  白泰官问山主是什么人,那人回答说便是金爷爷。白泰官到了这时候,也不肯丢脸,便吩咐那一班捕快在客店候着,他独自一人跟大汉上山去。那山岗子很高,那大汉连纵带跳地上去。白泰官纵跳的本领也不弱,跳了几跳,转了几个弯,那金飞已在山冈上守候着。见了白泰官,便迎接上来,自己通过姓名。

  白泰官见他身后站着三五十条好汉,也上去一一招呼了,大家陪他走进屋子去。里面院子很大,厅堂也阔宽,堂屋里已摆下几大桌酒席。金飞当即请白泰官坐了首位,众好汉也一齐坐了下来。看各人跟前时,都没有筷子,只有尖刀数柄,白泰官跟前连尖刀也没有,满桌子的鸡鸭鱼肉,不知如何吃法。停了一会,主人吩咐众弟兄敬客,只见各人拿尖刀挑着鱼肉向白泰官嘴里送来。

  白泰官也故意要献些本领给他们看,见尖刀送进嘴里时,他忙把门牙咬住,刀夹刮地一声,刀尖咬断,鱼肉吃下肚去。就这样一个一个上前敬他,他从从容容地吃着,嘴上一点不受损伤。直到桌面上的尖刀一齐被他咬去刀尖,看看白泰官跟前堆着一大堆刀头儿,大家都喝彩。接着拿上一大盘糕来,外面热气腾腾。白泰官拿一块送进嘴去一咬,糕里裹着十多支铁钉。白泰官不动声色,把糕慢慢地吃完,含着一嘴铁钉,向墙一喷,只见那十多支铁钉一齐牢牢地钉在墙上。

  金飞看了,也喝一声好,站起身来送客。白泰官自料众寡不敌,又见他手下人本领高强,便把一团豪气冰消瓦解了。走到大门口,已有一扇铁闸门挡住,一旁赶过一个童儿来,把这门闸轻轻举起。看那块闸板足有一千斤,白泰官这时越发死了心,下得山去,不好意思去见那捕快,便一溜烟逃到别处去了。

  这时康熙仗着鱼壳保护,又第四次出巡江南。这一次可不比得上一次,皇上带着御林军士,沿路又有地方军队保护。皇上暗暗地打听还有许多读书人不服清朝,做许多诽谤朝廷的诗文。从速举发,不得循私!谁知道这密谕下得不多几天,在浙江湖州府地方便闹出一起文字的大狱来。

  当地有一富翁,姓庄名廷垅,他读书不多,却好名心重,很想弄些著作,传之后世,藏诸名山。因此他便天天捏一支笔,咿咿唔唔地带唱带写,不知写些什么。偏偏肚子里不争气写了一年半载,也写不出什么正经东西来。后来他忽然想出一条好计策来:好在他有的是钱,便拿银钱去那班穷读书人家里收买稿件,占为已有。

  后来不知从什么地方买到一部乌程朱氏《明史》的稿本。他便快活非凡,凑上些崇祯朝的事实,换了自己的名字,又请当地有名的读书人,姓陆的、姓查的、姓范的,替他做几篇后记,居然刻印出来。他想这洋洋大作,当年孔子作《春秋》,司马光作《史记》也不过如此;传之后世,怕不与《春秋》、《史记》鼎足而三 ?

  谁知乐极生悲,这各省地方官正在暗地里查访有诽谤本朝的著作,查到这部《明史》,那湖州知府便郑重其事,亲自进京去告密。那刑部尚书秦明皇上,圣旨下来严密查办。这庄廷垅消息得到很快,知道事体难了,忙服毒自尽。圣旨下来,见庄廷垅已死,便开棺戮尸;又把那时刻印的、贩卖的一齐捉去杀了。那做后记的查家、范家、陆家也得信很快,便预先声明是庄廷垅捏名假造的,好不容易求得一个免罪,已弄得倾家荡产。

  从此以后,一班读书人都缩着颈子不敢多写一个字。康熙皇帝心中十分快乐,在外游玩多时,便启跸回京去。谁知京里的太子和直郡王、雍郡王又闹出一桩大事来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