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六回 入空门顺治逊国 陷情网康熙乱伦(2)


  世祖听了,拉着那和尚飞也似地跑去。后来世祖和董鄂妃一块儿在五台山上清凉寺里修道。吴梅村有一首清凉山赞佛诗,便是世祖和董妃的事体。那诗道:双成明靓影徘徊,玉作屏风璧作台。

  薤露雕残千里草,清凉山下六龙来。

  这个消息传到太后耳朵里,懊悔从前不该撵走董鄂妃;如今自己亲生的儿子,孤凄凄地出家在五台山上。但这件事体又不好声张出去,只得推说礼佛,便带着康熙皇帝巡幸到五台山。

  太皇太后瞒着众人,暗暗地到清凉寺去访问。只见一个癞和尚,又聋又瞎,问他说话,十句倒有九句不曾听得。太皇太后无可奈何,对着寺门洒着几点眼泪,下山回宫去。到了第二年,太皇太后又到五台山去,只见那山门半圮,连那癞和尚也不在了。

  太皇太后便下旨重建清凉寺,算是太皇太后的私庙。以后太皇太后年纪也老了,行动不便,便也不曾到五台山去,只是心中常常记念着罢了。

  倒是康熙皇帝年纪渐渐大起来,长得人物漂亮,精明强干。

  在顺治手里,已经打败明将史可法,灭了明帝子孙福王、唐王、鲁王,又赶走了永明王,打败了郑成功,收得台湾海岛。后来平西王吴三桂、平南王尚之信、靖南王耿精忠造反,也经八旗兵打平。到了康熙时候,地方上十分太平。太皇太后替他请了两位师傅:一位是河南人汤斌;一位是魏裔介。这两位学士天天在瀛台对皇帝讲解经史,后来又请侍讲学士高士奇讲解宋学。皇帝也十分好学,天天和大臣们讲论不倦;他回进宫去,对宫女们讲解。那宫女听了,莫名其妙。

  这时有一位太公主,是太宗皇帝的幼女,世祖皇帝的胞妹,康熙皇帝的姑母。只因面貌长得美丽,年纪又小,只大得康熙皇帝五岁,太皇太后不舍得她出宫去,把她留在宫里,到二十二岁,还不曾招驸马。康熙皇帝和这位姑母又最好,自幼小跟着姑母一床儿睡,许多乳母保姆宫女们伺候他,他都不要,一进宫来,便找他姑母玩儿去。后来上了学,在上书房听了讲,回宫来也找他姑母讲解去。

  这位太公主,原也读得满肚子诗书,他姑侄两人常常谈着学问,娓娓不倦,因此康熙皇帝和他姑母的交情越发深厚。他两人在没人的时候,常常说些知心话,大家竟忘了姑侄的名分。这时康熙皇帝年纪已有十七岁了,天天和他姑母做着伴,这男女的情窦早已开了。他姑母二十二岁,正是女孩儿情意缠绵的时候。谁知这时康熙皇帝因读书用功过度,便得了咯血的症候。太皇太后知道了,十分忧愁,忙请御医服药调治。御医说:“须安心静养。”

  太皇太后意思要把皇帝搬到宁寿宫去,亲自照看他;佟佳太后要把皇帝搬进慈宁宫去住着。皇帝都不愿意,却住在永乐宫里,只要姑母陪伴他,别的宫女保姆一概不许进房子来。太皇太后认做他是孩子气,也便依他。

  那太公主终日陪伴着侄儿,在病榻上耳鬓厮磨,软语温存。

  康熙皇帝又长得俊俏动人,日子多了,两人情不自禁,便做出风流事体来。皇帝偿了心愿,那病竟完全好了。女孩儿家到底胆怯,便悄悄地把这件事体告诉母亲,太皇太后听了,吓了一大跳,忙把皇帝唤来,暗地里埋怨他。谁知康熙皇帝少年任性,定要把姑母封了妃子,又说:“倘不依我,便愿不做皇帝。”

  太皇太后怕闹出事来,便也只得听他胡闹去。待太皇太后逝世以后,康熙皇帝便索性一道圣旨,把姑母封做淑妃。满朝文武看了十分诧异,便有御史官奏章劝皇帝收回圣旨,把太公主另嫁驸马。皇帝看了十分生气道:“姑母既不是朕的母亲,又不是朕的女儿,也不是朕的同胞姊妹。封做妃子,免得出宫去吃苦,有什么使不得?”

  从此以后,皇帝便大了胆,拣那宫女中有姿色的,便随处临幸。有别的宫女撞见,他不知害羞。那宫女被宠幸的,便封她做妃子,不上一年,那宫里的妃子已有四十六个。任你大臣如何劝谏,他总置之不理。

  那时有一个太监,名小如意的,性情十分乖巧,在外面买了许多邪书,偷偷地带进宫来,献与皇帝。皇帝平日只见侍读学士讲些经史,从不曾看见这种有趣味的书。从此他便丢了经史的学问,没日没夜地看那些书。看到有味的时候,连饭也不想吃,觉也不要睡,终日拉着那班妃子,照书上的法儿大做起来。

  有一天,皇帝坐在湖山石上看书,小如意站在一旁伺候着,远远地看见一个宫女走来,皇帝忽然异想天开,自己先在山洞子里躲起来,吩咐小如意如此如此。看看那宫女走到跟前,小如意上去不由分说一把拉住,把她推进洞去。吓得那宫女娇啼宛转,只听得山洞子里哭喊一阵子,那宫女吃了亏,踉踉跄跄地逃了出来。停了一会,又来了一个宫女,小如意如法炮制。

  皇帝这一天共闹玩了四个宫女,心中十分快乐。可怜那宫女白吃了亏,到底也不知是谁欺侮她呢。

  小如意又哄着皇帝,说汉女如何如何娇嫩、如何如何温柔。

  皇帝听了,记任脑子里。又打听得文华大学士张英家里和那尚书姚江家里,养着许多美人。张家和姚家原是亲家,两家都娶得七八个如夫人,个个长得姿色娇艳,体态风流。

  北京人有几句儿歌说道:“论美人,数姚张。你有西施女,我有贵妃杨。等闲不得见,一见魂飞扬。”

  这个歌儿,小如意传进宫去,皇帝听了,便夜夜思量。讲到这两家的美人,要算姚江第四位小姐长得最可人意。张英知道了,便去求婚,配给自己的二公子。

  那二公子官也做到京卿,自娶得姚家的女儿,欢喜得什么似的,天天香花供养着,等闲不出房门一步。

  有一天,是皇太后的万寿,早几天便有上谕下来,凡汉官命妇,一律随着满人进宫去叩祝。这一天,凡是张、姚两家的女眷,因为贪玩宫庭的风景,只叫她丈夫在朝做官的,一个个按品大装,进宫去拜寿。那张学士的二媳妇也到了宫里,随班叩祝过。太后传谕,便在内廷赐宴;坐过了席,领着到上苑去游玩,尽一日之欢,直到万家灯火的时候,才一齐退出宫来,各个上轿回家。

  张家的女眷一共坐了六肩轿子,大家走出轿来一看,二少太太已经换了一个别的女人——姚家的四小姐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。问那女人时,那女人也莫名其妙。那京卿跑来一看,见自己心爱的妻子给宫里偷换去了,如何不怒,便对着那女人吵嚷起来。张学士听得了,忙进来拦住说:“千万莫声张,给宫里知道了,俺们全家人的性命不保。”

  他儿子听了,也只得忍气吞声地把陌生女人收下。过了几天,皇太后下了一道懿旨,说:“凡汉官命妇,以后一律不准进宫。”

  百官们看了这道旨意都莫名其妙,独有张学士父子两人心中十分难受。

  康熙皇帝玩过汉女以后,便把宫里几十个旗女一齐丢在脑后。过了几天,他觉得闷在宫里十分腻烦,便和小如意商量,打算悄悄地偷出宫去游玩。小如意起初听了,不敢奉旨。无奈皇帝生性暴躁,说怎么定要怎么的。小如意也违拗不过,只得

  改换了袍褂,两人装作主仆模样,偷偷地出宫去,大街小巷地游玩。皇帝几十年闷在宫里,如今满个京城乱跑,怎会不乐。

  有时上馆子去吃喝,有时到窑子里游玩,游到天色傍晚,便偷偷地回宫去。谁知游了几天,却游出风流事体来了。

  有一天,皇帝带着小如意正在驴马大街上走着,忽然迎面来了一辆驴车,车中端坐一位美貌妇人。皇帝不觉看怔了,那车辕儿撞在他身上,他也不觉得。车厢里的妇人,水盈盈的两道眼光原也注定在皇帝脸上,看得他呆得厉害,便不觉吟吟一笑。这一笑,都把皇帝笑得越发呆了。那驴车在前面走着,皇帝慌慌张张在后跟着,一直跟出西直门一家门口停住,把个皇帝累得满身是汗,气喘吁吁。他便悄悄地叮嘱小如意,无论如何,今夜须把这妇人弄进宫来,说着,自己先回宫去了。要知那美妇人进宫与否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