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二十二回 露奸情太宗暴殂 见美色豫王调情(1)


  却说太宗皇帝因为愤恨明朝和议不成,也等不得固伦公主出阁,便亲自带兵打进关去,临走的时候,依旧把朝廷的事体托付了睿亲王,自己带着左右两翼八万人马,昼夜赶程。从界山脚下打破了边墙进去,左翼兵马从雁门关黄崖口打进去。两支兵马在蓟州地方会齐,合在一块儿,直打到兖州地方,沿路打破三座府城、十八座州城、六十七座县城。捉住明朝的鲁王,便在军前斩首。掳得明朝男女百姓三十六万人,牲口五十五万头,那先锋阿巴泰从南路打来,大兵驻扎在山东莒州,住了一个多月,也不曾见一个明朝的兵马。

  阿巴泰便把沿路掳得的锦绣金银捆装在骡车上,从天津到涿鹿一带三十多里地面,车轮接着不断,过芦沟桥十多天还不曾过完,那明朝崇祯皇帝下诏,令各省起勤王兵。那勤王兵队到通州地方,见清兵强盛,大家吓得躲起来,不敢去拦阻他。眼看着满洲兵马一队一队地退出关去。太宗皇帝不费一兵一卒的兵力,白白得了许多金银珠宝,心下如何不快活,便在营里办起庆功筵宴来,拣定吉日班师。

  谁知这里太宗正在得意的时候,他宫里却闹出极大的风波来,太宗皇帝的性命,也被断送这一朝。

  原来此番睿亲王多尔衮受了太宗的托付,天天住在宫里,和皇后成双成对,毫无顾忌。好在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是多尔衮的心腹,谁敢走露消息?这其间却有两个人恨得咬牙切骨。

  一个是太宗长子豪格;一个是多尔衮的妃子小玉儿。那豪格虽奉命办理固伦公主的婚事,却事事不得自由,都要听他叔叔的命令;他叔叔多尔衮正和皇后伴得火热,深宫密院,便是要找他说一句话,也不是容易的事体。

  这时豪格督造驸马府,工程已是完成,要找他叔叔商量布置府内的事体,便特地跑进宫去求见。多尔衮平常总在永福宫西书房里起坐,他便一径向西书房走去。看看书房里静悄悄的,只有三五个太监守着,并没有多尔衮这个人。问时,大家都推说不知道。豪格急退出宫来,折到睿亲王府中去一问,回答说:“王爷有四天不曾回府了。”

  这时事有凑巧,那小玉妃正因多尔衮进宫去一连四天不回府,心中醋劲正无处发泄,忽听说豪格到来,便传话出去,请郡王进内院去。那豪格一见了他婶母,便问:“叔叔连日不回府来,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  那小玉妃正闷着一肚子怨气,也不及检点,便冷笑一声说道:“你叔叔么!他不住在宫里,还有什么地方住得?他们正乐呢,哪里还想到回府啊!”

  多尔衮的事豪格早已十分清楚,只因没有机会,不好发作出来,如今不防他婶婶却直说出来,他禁不住脸涨得通红,勉强耐住了性子,问道:“叔叔不回家,婶婶怎么不到宫里找去?”

  小玉妃说道:“我也曾去找宫里的人得了你叔叔的好处,都回说不在。我要闯进去,却被宫女们拦住说:‘万岁留下旨意,非奉皇后呼唤,不准擅自进宫。’我这几天正无处拉把。侄儿,你既来了,须要替我想一个主意,也得替你自己想一个主意。尽这样闹下去,我和你两人的脸面搁到什么地方去呢?”

  一句话说恼了肃郡王,当下他把胸脯一拍,说道:“婶婶放心!此番父皇回来,我便把这番情形面奏,请父皇下旨,禁止叔叔进宫。现在婶婶却须耐着性儿,千万不可声张,倘然给叔叔知道,婶婶和侄儿的性命都是不保。”

  说完告辞出来,又去料理固伦公主婚事去了。

  看看快到公主下嫁的吉日,忽然一对人马飞也似地跑进宫来,说:“皇帝驾到!”

  满朝文武听了这个消息,忙乱着披挂出城去接驾,自然是睿亲王多尔衮领班,他骑着一头栗色骏马走在前头。出城九里地方,遇到太宗大队人马,文武百官都俯伏在地下,口称“万岁!”

  太宗见多尔衮也爬在路旁,忙跳下马来亲自扶起。兄弟两人并肩儿骑在马上走进宫去,到崇政殿前下马。皇帝上殿,百官依次朝贺。皇帝传旨,便在西偏殿赐宴,一时传杯递盏,直吃到日落西山,才各个谢宴回家。

  皇帝这一晚暂不回宫,在东偏殿里息宿,自有宫娥伺候。

  第二天便是固伦公主下嫁的正日,整个盛京城里车马挤拥,大街小巷塞满了那看热闹的百姓。那驸马弼尔塔噶尔全身披挂,进宫去迎亲。固伦公主拜过太殿,辞别父皇母后,跟着驸马出宫,下嫁到驸马府去。那班亲王、郡正、贝勒、贝子,奉国将军,和硕亲王、福晋、格格等一班皇亲国戚,一队一队地进宫去道贺。依豪格的意思,立刻要把多尔衮的事奏明父皇,后来还是他福晋劝住,说:“父皇连日辛苦,又接着办庆功筵宴、下嫁喜筵,心中十分快乐;不如待事过以后慢慢奏明。”

  豪格听了福晋的话。暂时忍耐。看看喜事一过,皇帝便下谕:夜间进宫。日间又在西偏殿上设庆功筵宴,大小臣子个个吃得酒醉饭饱。大家站在崇政殿下,预备送皇帝进宫,谁知直守到天色昏暗,还不见有动静。那文武官员个个站得腿酸腰痛,散又不敢散,问又不敢问。正彷徨的时候,忽然殿上传下谕旨来说:今夜不进宫了,改在明早进宫。百官们退出。

  多尔衮领着百官退出朝门来。忽见一个太监飞也似地赶上来,在多尔衮的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话,把个睿亲王吓得脸色大变,忙吩咐百官各自散去,自己跨上马,箭也似地向永福宫跑去;直到宫门口下马,走进宫去,见了皇后,两人对拉着手儿,只是发怔。

  文皇后连连问他什么事,多尔衮喘过一口气来,便说道:“豪格这个小子,已把你我的事奏明皇上,如今皇上大怒,眼见有大祸到来。我们要赶快想一个法子,避了这场祸水才是。”

  接着他叔嫂两人唧唧哝哝地说了许多话,多尔衮想了一个主意出来,叮嘱皇后照办。皇后起初还不肯,后来想不肯也没有别的好法子,便点头答应了。接着他两人又说笑了一阵,多尔衮退出宫去。

  第二天五更时分,大小臣子又齐集在崇政殿,伺候皇帝进宫。到平明时候,皇帝走出殿来。看他一脸怒气,吓得大臣们忙爬下地去磕头;只有肃郡王豪格跟在父皇身后。皇帝上了暖轿,三十二个人抬着,一班亲王们在两旁护拥着,到永福宫门口,一齐退出。大家才走出大清门,忽见一个太监抢上前来,拉住众官们的衣袖,喘嘘嘘地说道:“皇上升天了!”

  一句话,把百官们吓怔了,呆呆地站着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也说不出一句话来。后来还是睿亲王说道:“站在这里也不中用,俺们还是回到朝房里候遗旨去。”

  说着,带着百官们回到朝房里来。还不曾坐定,宫里传出皇后懿旨来,传睿亲王进宫去商量大事。多尔衮听了,忙赶进宫去。

  这时候,皇上的尸身安放在永福宫正院里,多尔衮进去,行过礼,宫女才领着到寝宫里。皇后低垂粉颈,坐在床沿上。

  多尔衮上去请了安。皇后好似不看见一般。那班宫女见了这样子,一齐退出屋子来。里面有一个贴身宫女,便站在廊上伺候皇后呼唤。她悄悄地在窗眼儿望进去,只见睿亲王在安乐椅上坐着。皇后站起身来,慢慢地走上前去,拉着多尔衮的手,低低地说了许多话,那睿亲王只是摇着头。

  那皇后翠眉紧锁,粉脸含愁,一只玉也似的手按在睿亲王肩头,连连摇着睿亲王的身体。睿亲王只自摇着头不说话,皇后急了,“扑”地拜倒在地,求着,睿亲王急转个身子去,抬着脸,望着别处,依旧不说话,皇后又凑在他耳边,轻轻地说了许多话,睿亲王听了,才慢慢地脸上露着笑容。连连点着头,站起身来,扶皇后坐下,自己退出宫去。

  多尔衮回到崇政殿,文武官员都围着问消息。多尔衮高声说道:“如今皇上宾天,皇后痛楚万分,心神昏乱,没有主意,特唤小王进宫商议国家大事。皇后的懿旨,已决定立皇九子福临为皇帝。诸位大臣可遵旨么?”

  睿亲王的话谁敢不依?只听得哄地一声齐说:“遵旨!”

  多尔衮便带着百官进宫去哭拜,拜过以后,把皇帝的尸身搬到崇政殿收殓。一面抱着皇子升坐笃恭殿,受百官的朝贺。那福临年纪只有六岁,一切礼节都听睿亲王指导。皇后传旨出来:“封多尔衮、济尔哈朗两人为辅政王,帮着皇帝办理朝政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