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八回 逼宫廷纳喇氏殉节 立文后皇太极钟情(1)


  却说殿外兵士喊过万岁以后,四贝勒又接着对大贝勒说道:“父皇临死的时候,只有俺和哥哥两人送终。俺父皇对哥哥说些什么来?”

  大贝勒听了四贝勒的话,才明白他的意思,心想自己原不想做什么太子,乐得顺水推船,解了这个仇恨。

  当下便说道:“父皇临死的时候,曾对俺说来:‘四贝勒年少有识,应立为太子。’”这句话一出口,殿下又齐声喊着:“万岁!”

  便有二贝勒阿敏、三贝勒莽古尔泰抢上殿来,扶着四贝勒的宝位在上坐定,回头过来对大众说道:“如今大行皇帝龙驭上宾,也无所谓立太子不立太子;国不可一日无君,如今俺们便奉四贝勒为君,有不依的,看我宝刀!”

  说着,自己先爬下地去,对四贝勒行了大礼。那满殿的文武百官,也不由得一齐上去磕头朝贺,口称:“皇帝万岁!万万岁!”

  这四贝勒到了这时候,倒又不好意思起来,忙拉着大贝勒、二贝勒、三贝勒,并肩儿坐下,同受百官的朝贺。一时,朝贺已毕,喇嘛僧前来请皇上送殓。皇太极坐在上面,动也不动。大贝勒认做他没有听得,便重说了一遍。皇太极忽然说道:“大行皇帝还有心愿未了,且慢收殓。”

  接着便传承宣官,请继大妃出殿。

  大贝勒听了,知道皇帝不怀好意,忙上去奏道:“不可!一来是如今继大妃已是太后的地位,皇上倘有谕旨,只宜屈尊到太后宫中去传谕;二来,如今大行皇帝新丧,继大妃正万分伤感的时候,皇上不宜有所宣召。”

  皇太极听了,笑笑说道:“大贝勒的话虽是不错,但是如今的事,不是朕敢宣召断大妃,仍是大行皇帝的遗旨宣召大妃,朕如何敢违抗父皇遗旨?”

  大贝勒听他名正言顺,也不好再去拦阻。不一刻,那纳喇氏满面泪痕走出殿来。文武百官上去请安,皇太极也请过安,喝一声:“听遗旨!”

  皇太极先自己朝上跪倒,文武百官也跟着跪倒。

  只听得皇太极爬在地上说道:“大行皇帝有口诏付朕道‘我死后,必以纳喇氏殉葬。’”

  这句话说罢,便站了起来。纳喇氏听了这句话,“嗡”的一声,一缕柔魂飞出了泥丸宫,身躯一歪,倒在宫女怀里。停了一会,悠悠醒来。她亲生子多尔衮、多铎两人,上去拉住他母亲的衣袖,大哭起来。纳喇氏也哭着说道:“我自十二岁得侍奉先帝,至今二十六年,海样深情,原不忍相离。只是我两儿多尔衮、多铎年纪都小,我死以后,总求皇上看先帝面上,好好看待他。”

  说着,便对皇太极拜下地去。皇太极也慌忙回拜。纳喇氏站起身来,回宫去了。过了一会,宫女出来报说:“太妃已殉节了!”

  接着,又报说:“庶妃阿济根氏、德因泽氏也自缢死了。”

  这里正殿上,才大吹大擂地把英明皇帝的尸首收殓起来。从此改年号称天聪元年,皇帝称做太宗。

  这太宗皇帝,又因大贝勒、二贝勒、三贝勒有功于他,便也另眼相看,每日设朝,便和三位哥哥并肩坐在上面,受百官的拜跪。后来太宗又和大贝勒商量立皇后的事体。大贝勒便问:“意欲册立何人?”

  太宗说道:“父皇在日,虽已给朕娶了元妃,此外,后宫得宠为妃嫔却也很多,但是,朕心目中只有那博尔济吉特氏,朕意欲立她为后,又怕人知道她是再醮之女,给人耻笑,因此迟疑不决。”

  大贝勒便回奏道:“陛下也忒煞过虑了!从来夫妇以爱情为重,吉特氏既是合陛下的心意,便不妨册立为后。若然怕人耻笑,臣今有一策,陛下可与吉特氏重行婚礼,告过宗庙,还有谁敢耻笑陛下?”

  太宗听了,连说:“不错!”

  又说这礼节却须十分隆重,如今却叫谁去筹备这个大典呢?大贝勒思索了—会,说道:“有了!陛下宫里不是有一个范先生么?他肚子里有的是礼数,不妨叫他去拟来。”

  太宗听了,点头称是。这日退朝回宫,便把那范文程传了进去,一夜工夫拟定了一张大婚的礼节单儿。太宗下旨,发交礼部筹备。一霎时满城传遍,都嚷道:“皇帝要娶皇后了!。”

  到了大婚的那日,皇宫里灯彩辉煌,果然热闹非常。皇后坐着凤辇,一队一队细乐迎进宫去。见了太宗,先行君臣之礼,后行夫妇之礼。皇帝和皇后并肩坐在宝座上,受过百官的朝贺,然后起驾往太庙行庙见礼。回进宫来,受过妃嫔的朝贺,又行家候礼,那弟兄叔伯妯娌姊妹,都一一见过礼,接着又受命妇的朝贺,行礼已毕,夫妻双双回寝宫去行合卺礼。

  太宗放眼看时,见吉特氏穿着皇后的服式,便觉得仪态万方,容颜绝代。后面跟随的一群妃嫔,虽也华服鲜衣,却都被吉特后的颜色压下去了,好似鸦鹊随着凤凰,野花傍着牡丹,都是黯然失色。太宗这时心中止不住痒痒的,忙命众妃嫔退去,自己拉着吉特后的纤手,并肩坐下,浅斟低酌起来。

  原来这位吉特后与太宗的一段姻缘,真是说来话长。如今趁他们吃酒的空当儿,抽空约略地补叙几句。讲起这段姻缘,还是在英明皇帝出兵抚顺这一年结成的,皇太极的生母便是叶赫纳喇氏,这时英明皇帝和叶赫氏十分恩爱,皇太极也长得俊秀聪明,越发能够得他父亲的宠爱。

  皇太极年纪虽轻,办事体却极有决断,因此英明皇帝把他留在城里,代理部务;又叫阿拜、汤古岱、塔拜、阿巴泰几个哥哥也帮着他照料照料。皇太极奉了父亲之命,不敢怠慢,日日夜夜办着事。连吃饭睡觉也没有工夫。叶赫氏见他儿了这样辛苦,不由她不心痛起来,又知道他欢喜打猎的,父亲在家的时候,他终日在外面追飞逐走,快乐逍遥,如今拿他拘束得寸步不移,岂不要把他闷坏了。

  叶赫氏想到这里,便和皇太极的几位哥哥商量:弟兄五人轮流管理部务,皇太极空下来,也给他出外去舒散舒散。几位哥哥都答应了,便放他三天假,听他游玩去。皇太极得了空,依旧带了他一班侍卫到西山打猎去。他们打得高兴,愈走愈远,足足走了四五十里路了,便在深山里支起篷帐,胡乱宿了一宵。

  到了第二天,又向前进,打得的野兽越发多了。看看走到一座松林里,远望林外空地上有一群梅花大鹿,正在那里吃是。

  皇太极见了,开心得了不得,忙发下号令,一百多名骑马的侍卫向西面赶去。这里只留下皇太极一个人站在林子里。忽然,一头母鹿被人追赶得慌慌张张钻进林子里来,皇太级见了,急急跳上马,抢上前去。那母鹿见林子里有人,便向东一绕,绕出林子外,箭也似地逃去。皇太极哪里肯舍,在后紧紧跟住,在一片平原上流星似地赶着。

  皇太极的一匹马是有名的大宛马,骑在马背上又稳又快,真是瞬息千里,看看赶上,皇太极左手弯弓,右手抽箭,“吱吱吱”地连飞三箭。有一箭射中在母鹿的背脊上,那母鹿忍着痛,便发了疯似地带跑带跳,窜过山头去。这匹大宛马也有几分左性,见这头鹿逃得快,也便追得快。看看追过山头,前面漆黑一座林子,高高的两座山岗对峙着,倒挂在林子上面,皇太极这时觉得有些疲倦,意欲到林子里去休息休息,那头鹿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。他便放松了手中的缰绳,慢慢地踱到林子里面。皇太极正要下马,忽然脑脖子后面“呼”的一声,一支箭从头上飞过。接着“呼呼”两支箭,一支从皇太极的臂下钻过,一支插在肩头的软甲上。皇太极知道有人谋害他,忙一低头,把手中缰绳紧一紧,那头马泼刺刺直向林子里跑去。只听得后面一声呐喊,一阵马蹄声紧紧跟住。那飞蝗似的箭在他马尾肩头落下来,一支箭射中马的后腿,一支箭射在皇太极的大腿上。幸而路隔得远,箭力不强。皇太极急把箭头拔去。那马中了箭发起怒来,大叫一声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