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七回 依翠偎红将军短气 娇妻雏儿天子托孤(2)


  这战报传到广宁,熊经略十分惊慌,急急带了兵队从锦州赶到大凌河去。在山僻小路上遇到王化臣,赤脚蓬头,只跟得两个差役。他见了熊经略,不禁嚎啕大哭起来。熊经略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早不听我的话,致有今日之败!如今大势已去,我两人只有拼命而已!”

  正说话时,忽听得前面金鼓大震,一彪军杀出,正是大贝勒代善带领他一万铁骑兵直冲过来。一阵混杀,早把四千个明兵杀得落花流水一般。熊经略和王巡抚夹在难民里面逃进关来。这时英明皇帝早已攻破了广宁城。北京城里,接连着败阵失城的战报,吓得全朝文武俱上都面无人色。

  熹宗皇帝勃然大怒,下旨捉住熊、王两人,押进西城去斩首,把他们的脑袋送到边地上去号令。满清英明皇帝既得了广宁各地,便又把京城搬到沈阳来驻扎。把东路兵马聚集在沈阳地方,兵有十万人。一面请贝勒、大臣商议进攻山海关之计;一面再派精明的探子,前去探听明朝的消息。

  这时,明朝已改任王在晋为辽东经略使,在山海关外八里铺地方造一座新城,设下关隘,小心把守。这时忽然有一大汉,独自骑着一匹马闯出城来,嘴里大声说道:“只求皇上给我军马钱谷,我一人便足以对付十万满兵。”

  那把城兵士听得了,立刻送他去见王在晋。问起辽东的事体,他便滔滔不绝地说个透彻。王经略大喜,一面把他留在城中,一面上奏皇帝。原来这大汉名叫袁崇焕,在熊经略任上也曾做过武官,后来明兵大败,他便流落在关外,到处察看地势,访问风俗,因此结识了许多关外的屯民和关内的败兵。后来圣旨下来,任袁崇焕为关外监军,发国库银二十万两,着他招募散兵。这时兵部尚书孙承宗也十分信任袁崇焕,常常在熹宗皇帝面前替他说话。

  后来王在晋告退,袁崇焕便做了辽东经略使。袁经略主张水陆并重,陆路守宁远城,水路守觉华岛。袁崇焕在宁远地方,造高大的城池,激励将士与城共存亡。到天启六年正月,英明皇帝亲统大兵十三万去攻宁远。袁经略听说满洲兵到,便把葡萄牙国的大炮排列在城上,又调善放火箭的福建兵把守城头;并亲自登城督战,吃喝睡息都在城楼上,和兵士一样。那兵士们个个感激,都肯为袁崇焕拼命。袁崇焕在城上,和他的翻译官谈论诗文,忽然在外金鼓大震,袁经略笑说道:“敌兵来了!”

  忙把大炮架起,又从城堞上推出一只一只木柜,柜里面躲着火箭兵。看看满洲兵已到外城,这是袁经略的计策,把敌兵诱进外城,一声炮响,那外城门紧紧关住,满洲兵好似围在铁桶里,城头上炮火齐发,只听得一片哭声,打死了满洲兵无数。

  过了一会,轰的一声地雷大发,只见空中抛起许多满洲兵,都是焦头烂脑,断手折腿的。这时,那满洲英明皇帝也被困在内城,被地雷打倒在地;亏得他身旁有一个小兵抢得快,把英明皇帝抱起。接着又是第二个地雷爆炸,正在英明皇帝倒下的地方,那小兵跑得快。已经被城墙上一块砖头落下来,打在英明皇帝的脑壳上,一下就晕过去了。

  这时满洲兵马大乱,各人自投生路。大贝勒在尘土中爬起来,找到了他父亲,忙扶上马。幸而这时东面城根被地雷震坍了一个缺口,大贝勒保着他父亲,从缺口里逃出来。在路上遇见四贝勒,带兵接应。这时英明皇帝已清醒过来,觉得浑身疼痛,知道自己内伤甚重,便吩咐大贝勒从速退兵,守住广宁要紧。自己却坐着船,沿太子河下去,到清河地方,在温泉里洗了一个澡。

  看看伤势一天重似一天,英明皇帝睡在床上,几回晕绝过去。他昏昏沉沉的时候,心中便记念着他最心爱的继大妃乌拉纳喇氏,和纳喇氏生的十四王子多尔衮,便打发人星夜到沈阳去,召他母子到来;一面又到营中去,把大贝勒代善唤来。

  大贝勒听说父皇传召,忙把兵权交给四贝勒,匆匆赶到离沈阳城四十里叆鸡堡地方来。纳喇氏先到,见皇帝病势危在旦夕,不由得坐在榻前悲悲切切地哭泣起来。第二天,大贝勒也到了。英明皇帝偶然清醒过来,一手拉着纳喇氏,一手拉着代善,嘱咐了许多身后的话,说道:“纳喇氏是我最爱的妃子,我死以后,你须如母亲一样看待她。”

  当时大贝勒听了父亲的话,便对纳喇氏跪了下去,磕了三个头,嘴里唤着“母亲”,说道:“母亲放心,孩儿一辈子孝顺便了。”

  英明皇帝在枕上看了,便点着头说道:“这才是我的好孩子!”停了一会,又说道:“讲到立太子的事体,我心里很喜欢十四王子多尔衮,可惜他年纪还小,懂不得什么。你是大哥哥,又是我的孝顺儿子,我死以后,你做个摄政王,守候你的弟弟年纪大了,便保护他登了皇位。这是我肚子里的第一件心事,如今趁没人在跟着的时候,俺爷儿两个说定了,免得日后争执。”

  说道,便拉过多尔衮的手来,放在大贝勒手心里,大贝勒一时感动了骨肉的情分,便把弟弟揽在怀里,紧紧地搂住。英明皇帝看了,微微一笑,便把双脚一登,眼一翻,死过去了。纳喇氏倒在丈夫身上嚎啕大哭。那代善和多尔衮弟兄两人,也拉着手对哭。

  正凄惶的时候,急见四贝勒慌慌张张地进来。父皇死了,他也不哭泣,还连连追问:“父皇可曾吩咐立谁为太子?”

  大贝勒见他气色不善,知道一时不能直说,便含糊说道:“父皇才死,我们诸事再从长计较。”

  四贝勒听了,冷冷地说道:“有什么从长计较?父皇身后,立太子是第一件紧要事体,大哥请在里面料理父皇的丧事,俺如今手中有的是兵权,可以做得主,便是那阿敏、莽古尔泰两位哥哥,俺也和他们商量过了,他们也很听俺的话,外面的事体,大哥不用管,由俺安排去。”

  四贝勒说完了话,便洋洋得意地去了。这里纳喇氏和大贝勒看了这情形,知道四贝勒上面已有预备,这件事倘若争闹起来,定然十分凶险。便是纳喇氏,也不愿让自己宠爱的儿子送性命去。当下便悄悄地求大贝勒,千万不要把父皇要立多尔衮做太子的话说出去,情愿丢了这个皇位,保全母子的性命。大贝勒看看纳喇氏求得可怜,便也忍了这口气。

  第二天,诸位贝勒、大臣把英明皇帝的尸首迎进沈阳城去,在正殿上供着。自有达海法师带领众喇嘛僧在殿上念经超度。

  看看到了大殓时候,那许多文武百官和贝勒亲王都齐集在殿上,预备送殓。忽然四贝勒、二贝勒、三贝勒,名个带着佩刀闯进殿来,后面跟定了二三百武士,一字儿站在阶下。四贝勒走上殿去,口中大声嚷道:“还有大事未定,父皇遗体且慢收殓!”

  说着,一把把大贝勒拉了过来,吓得满殿大臣都面无神色。只听得四贝勒大声对大贝勒说道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,民不可一日无主。如今父皇殡天已有三日,还不曾立定国主,弄得外面军心摇乱。我虽掌握着兵权,却一天一天地压不住起来,你若不信,你看!”

  四贝勒说着,举手向殿门外一指,只听得唿喇喇一声响亮,那殿门一重一重地一齐打开:殿门外站着无数的兵士,各个全身披挂,擎着雪亮的刀枪。他们见了四贝勒,便大声嚷着:“四贝勒万岁!”

  把手里的刀枪高高举起,要知大贝勒见了这情形如何回答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