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七回 依翠偎红将军短气 娇妻雏儿天子托孤(1)


  却说光宗皇帝,自从服了李可灼的红丸,到第二天一命归了天,宫里便顿时慌乱起来。李可灼进了红丸药死了皇帝,非但没有罪名,那方从哲反推说皇帝的遗旨,赏李可灼银两。外面有人疑心是郑贵妃的指使,便有礼部尚书孙慎行、御史王安舜、给事中惠世扬上奏章,说方从哲有弑逆的罪名。

  这时熹宗皇帝即了位,知道国事已糟到十分,不愿追究家事。但是,明朝自从杨镐兵败、张宰相去世以后,神宗皇帝二十多年不问朝政,光宗皇帝即位不到一年便即逝世,这里边再加上太监弄权、大臣贪赃、开矿加税的事体,闹得天怒人怨;又是什么东林党、宣昆党,闹得昏天黑地。宫里又闹什么梃击、红丸的案件,全国的君臣和老百姓终日在惨雾愁云里,还有什么工夫去管那关外的满洲人。

  那满洲的英明皇帝,却趁机会得步进步。他一方面勤修内政,一方面结好蒙古,一方面却悄悄地买马招兵。先锋队已到沈阳一带,先攻取了沈阳东面的懿路、蒲河两座城池。这军情报到明朝京里,那神宗皇帝正在宫里游玩,得了这个消息,便忙得手足无措,立刻升殿,召集了大小臣子,商议御敌之策。

  当时便有人保举江夏人熊廷弼“熟悉边情,才堪大用”。神宗皇帝听了,便接二连三的圣旨下去把熊廷弼召进京来,给他挂上辽东经略使的印绶,又赐尚方宝剑一口,准他先斩后奏。神宗皇帝打发熊廷弼去了以后,便又躲在宫里不问外事了。他在二十六年里面,只有这一回接见大臣。

  那熊经略奉了皇上的旨意,带领十八万大兵杀奔关外来。

  谁知他才出得山海关,探子报来:那铁岭又失守了。熊经略便催促兵士昼夜兼程而进。到了沈阳地方,看看那沿路逃难的军民,实在狼狈得可怜;又看那驻扎的兵队,实在腐败得不成个样子。便赫然大怒,促住刘遇节、王捷、王文鼎三个逃将,绑在院子里,审问明白,砍下脑袋来,送到各营去示众。那班军士们看了,个个害怕,人人听令。熊经略一面训练兵士,一面督造战车火炮,掘壕修城,把十八万精兵分扎在叆阳、清河、抚顺、柴河、三岔儿、镇江几个紧要隘口上。

  这时打听得满洲兵队已到了奉集堡,只离沈阳四五十里路。熊经略忙带领大兵,乘雪夜赶到沈阳,一面安抚百姓,一面又进守抚顺,和满洲兵对垒。那英明皇帝打听得熊廷弼是中原第一条好汉,也便不敢进去,传令退守兴京去了。

  这里熊经略正要整队进兵,忽然北京接连来了几道上谕,把熊廷弼革了职,又派袁应泰接任辽东经略使。熊经略接了圣旨,不得不交卸了兵权,垂头丧气地回去。到得京里才知道,朝廷大捉东林党人,因为熊廷弼也和东林党人通声气,所以也把他革了职。这时神宗皇帝已死,朝廷里正乱得不可开交。熊经略也只得叹了一口气,回老家种地去了。

  这里袁应泰接了经略的任,消息传到英明皇帝耳朵里,便拍手大笑道:“我独怕那个熊蛮子,如今他去了。这个袁蛮子却是一个文官,懂得什么兵法!”

  便又点起大兵,进驻奉集堡。

  明朝的守将李秉诚出城应敌,英明皇帝分左翼四旗兵去和他厮杀,却分右翼四旗兵去攻打黄山。四贝勒独领一支精兵杀向武靖营去,英明皇帝亲统八旗大军进围沈阳,一面约蒙古兵在西北角上夹攻,打了十三天,便把沈阳城打破,急进兵至辽阳。

  那时,经略袁应泰统领大兵在辽阳驻扎,一听得沈阳失守的消息,便吓得魂不附体,忙召集大小将领商量守城之策。巡按史张铨献计,快快决太子河的水灌入城壕,沿壕排列枪炮,小心把守;另派守道何廷魁,带领五千人马,在城外东北角上驻扎,成为犄角之势,那东北角上有一座马鞍山,是进辽阳城的咽喉,何廷魁一贯有名的武将,袁应泰所以派他去当这个要隘。

  说起这位何将军,虽十分有英雄气,却又很有儿女情,他有两位如夫人,是他心上的人儿。那两位如夫人原也长得标致,一个能操琴,一个能作画,日夜伴着何将军,寸步不离的。这两位如夫人又各生得一女,那面庞儿和她母亲长得一模一样,何将军看了,又是十分宠爱。如今听得要调他去把守马鞍山,叫他如何丢得下这四个宝贝?嘴里虽答应着,脸上早露出不快活的神色来,袁应泰深知道他的心病,便许他把家眷随带在营里,这一来,把个何廷魁感激得五体投地,便说了一句:“末将以死报国!”立刻出城去了。

  那边英明皇帝打听明白,便带着炮车,渡过太子河,在东山上结一个大营,和东门的明兵炮火交攻。明兵渐渐有些不支。

  英明皇帝亲统八千步兵去攻打小西门,一面又约蒙古兵去当东门;又打发大贝勒带领左翼四旗,直取马鞍山的明兵。那何将军带兵在马鞍山驻扎,原要在山下扎营,又怕两位如夫人受了惊慌,便搬到山顶上一座娘娘庙中去住下来,却派一二百名兵士在山下做探子,谁知那大贝勒在深夜时候踏雪进兵,这三百名探子兵在睡梦中,被他们打得一个不留。待到山顶上何将军知道,要冲杀下去,早已被满洲兵围得铁桶相似,休想下得山来,眼看着满洲大队人马在山下走过,却不曾拦得一个。

  到第三天上,忽见辽阳城中火光烛天,何将军知道大势已去,这时也顾不得他的家眷,催逼人马,冲杀下山去;却被大贝勒的兵,杀死的杀死,活捉的活捉,休想逃得一个。何将军也被他们捉住了,便破口大骂,又被满洲兵斩成肉泥。山上的两位如夫人,听说丈夫已死,便各个抱着她的女儿,向庙后井中一跳。后人感动她们的烈性,便把这座庙改称双烈妇庙,供着两位如夫人的神主,此是后话。

  却说当时满洲兵打进辽阳城的小西门,放起一把火,城内大乱。袁应泰知事不可救,便跑上城楼去,意欲跳下城去尽忠,后面巡按史张铨却上来扯住了。袁应泰淌着眼泪对张铨说道:“我受了皇上的恩典,不能保守城池,原当以身殉国。但将军有关外之寄,我死后还望将军收集残兵,为退守河西之计。”

  袁经略说罢,急拔下佩刀来,自刎而死,张铨捧着尸首哭了一阵,正要走下楼去,那满洲兵已蜂拥似地上来,将他们捉住,推到大营里去。见了英明皇帝,顿足大骂。四贝勒听了大怒,一刀砍下头来。这时辽河以东七十多城池都投降了满洲,英明皇帝便把京师搬到辽阳城中来。

  辽阳城失守的消息报到北京城里,把个熹宗皇帝急得捶胸顿足。第二天临朝,便商议抵敌满兵的计策。当时大臣刘一燝出班,奏请皇上仍起用熊廷弼,又荐王化臣巡抚辽东。皇帝一一依他奏章,立刻派人到乡间去,把熊廷弼拉进京来。熹宗皇帝在偏殿赐宴,封他做辽东经略使,给他统领二十万大兵;又向山东登州、★菜州地方调动海军,归他节制。大军出发的时候,皇帝亲送出城,赏一件麒麟战袍,彩币四箱;又在城外设宴,命满朝文武大臣陪他饯行。

  熊经略打发王化臣带领大兵先出关去,自己却带了四千名亲兵,慢慢地向辽东进发,沿路察看地势,抚问民情。到了广宁,便住在经略衙门里。第二天,王化臣来见。熊经略问起兵队的事,王化臣回称:已把大军分成六营,沿辽河西岸把守着。熊经略听了大不高兴,说:“辽河狭窄难守,堡小难容大兵,今日情形,只须牢守广宁。如今驻兵河上,分便无力;倘然敌兵以轻骑偷渡,专打一营,力必不敌。

  一营败,那六营都败,便是广宁,也守不住了。”

  熊经略再三开导,无奈王化臣生性倔强,依旧把守辽河去。这里只留经略使的亲兵四千人,把守广宁城。熊经略看看王化臣不听号令,他是一位巡抚官,又不好轻易得罪他,只得写了一本奏章,送回北京去。

  谁知满州英明皇帝用兵神速,他统领八旗大军渡过辽河来,攻打镇武、西平、闾阳、镇宁一路的明兵,却十分勇猛。

  打一处,得一处;攻一城,破一城,王化臣在闾阳地主大败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