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五回 兄逼弟当筵结恨 甥杀舅登台焚身(3)


  停了一会,德尔格勒上台来,见了他父亲说道:“事到如今,守住在台上也无用了。俺父子两人快快下台去,见了英明皇帝,或者他看在亲戚面上,饶恕我们,也未可知。”

  金台石听儿子劝他投降,不觉大怒,拔下佩刀来,向他儿子砍去。他福晋见了,忙上去抱住了。德尔格勒看他父亲不肯投降,只得抹着眼泪,走下台来。他福晋见丈夫固执不肯下台,便也抱着幼子走下台去。他母子三人走到英明皇帝跟前,磕着头,大哭起来。

  英明皇帝用好话劝慰着,又赏他母子酒饭,叫四贝勒陪着一块儿吃,说道:“他是你的哥哥弟弟和舅母,从此以后,你须好眼相看。”

  费英东看着金台石到底不肯下台,便喝声:“杀上去!”

  建州兵便一齐拿起斧子,砍那台柱子。金台石在台上放起一把火来,顿时轰轰烈烈,烧得满台通红。建州兵在四下围着看着,那台烧到一半,便震天价一声响亮,台脚坍了,金台石还不曾烧死,从台上直翻下来。建州兵上去捉住了,拿绳子把他活活勒死。报与英明皇帝那里,圣旨下来了,好好地棺敛埋葬。这时西城正被建州兵围得紧急。布扬古听说东城已破,心中十分害怕,和他兄弟布尔杭古商量投降,又怕建州皇帝不准。

  他母亲听得了,便说:“待我先出城去和大贝勒说妥了,你弟兄再投降未迟。”

  当下他母亲出城来见大贝勒。大贝勒见他外祖母来了,便迎接进帐,十分恭敬。他外祖母说:“你两个舅舅极愿投降,又怕你父皇不许,特求俺来问你。”

  大贝勒听了,立刻拿起桌上一杯酒来,喝下半杯,剩下的半杯,叫人送去给布扬古吃下,拍着胸脯说道:“我外甥保舅舅的性命如何?”

  布扬古吃下半杯酒,吩咐开城,把大贝勒迎进城来,摆上酒席,他两人对酌起来。说起亲戚的情分,布扬古不住掉下眼泪来。

  大贝勒一面催促他快投降去。布扬古便站起身来,走到后院去,和他妻子告别。那福晋拉着布扬古的手,哭着说道:“听说金台石已被建州兵逼死,丈夫此去,须得处处小心。那努尔哈赤十分阴险,怕他不怀好意。”

  布扬古便挥泪而别,走到前院,和他弟弟布尔杭古一同跟着大贝勒到大营里去见英明皇帝。布扬古肚子里记得他妻子嘱咐的两句话:“刻刻提防。”

  他跨着马,走到营门口,不见有人出来迎接,心下便怀疑起来,勒定了马,不敢下来。大贝勒见了,忙抢上前来,拉住他的马缰说道:“你不是一个好汉!话既说定,还有什么疑心呢?”

  布扬古勉强下得马来,走进帐去,见英明皇帝铁板着脸儿,坐在上面。两旁站着许多侍卫,各挂上腰刀,眼睁睁地看定他,静悄悄的,真是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,布扬古心里越来害怕,便屈着一条腿跪下去,心想他们倘要杀我,我一条腿不曾跪下,也可以逃得快些。半晌只听得上面吩咐:“赏酒!”

  便有侍卫捧着金酒杯,满满地盛着一杯酒,送到布扬古面前。

  布扬古看了这一杯酒,心头止不住乱跳起来,他心想:“这一定是一杯毒酒,我可不能吃的。”

  他便接过酒来,送到唇边去,一手擎起袖子来遮住,悄悄地把一杯酒倒在地下,也不拜谢也不磕头,便站了起来。只听得英明皇帝冷笑一声,吩咐大贝勒说道:“领你舅舅回西城去!”

  布扬古、布尔杭古两人急急退了出来,回到西城去。

  那布扬古的福晋正盼望着,见丈夫平安回来,便笑逐颜开。

  夫妻两人在内院重整筵席,浅斟低酌起来。吃到更深时候,便双双携手入帏上炕,做他的好梦去。正甜蜜的时候,忽然窗户外面跳进两个大汉来,手拿一条粗绳,上来套住布扬古的颈子。

  见听得布扬古大喊一声,可怜活活的勒死了。他福晋从睡梦中惊醒过来,见了这情形,哭得死去活来。这时布扬古手下的侍卫已走得干干净净,还有谁来理会他呢?那两个大汉看看人已死了,便一纵身跳出窗槛去了。原来,这两个大汉是英明皇帝差遣来的,他见布扬古那种桀骛不驯的样子,怕他还有反意,因此打发这两个刺客来勒死了他,为斩草除根之计。那布尔杭古和大贝勒有郎舅之亲,便饶恕了他,这时,叶赫全部都投降了建州。

  英明皇帝在东城住了三天,便班师回国去。人马赶到半路,忽然探马来报说:“前面有一小队兵马,打着蒙古旗号,拦住去路。还有一位将军,口口声声说奉了林丹汗之命,捧有国书在此,要见你建州皇帝。”

  英明皇帝听了,心想:“蒙古是西北大国,林丹汗又是蒙古王部的盟主,今既有使臣到来,不可怠慢了他。”

  忙吩咐扎住人马,传来使进帐。当下见营门外走进一个大将来,手捧国书,口称:林丹汗使臣康喀尔拜虎请英明皇帝安。说着,行下礼层。这时,大贝勒、四贝勒都站在一旁;四贝勒过去,接过国书来,送与他父皇。打开国书看时,见上面写道:

  统四十万蒙古国主巴图鲁成吉思汗,问水滨三万人满洲国主英明皇帝安宁无恙耶!明与吾两国,仇敌也;闻自戊午年来,汝数苦明国。今年夏,我已亲往明之广宁招抚其城,收其贡赋,倘汝兵往广宁,吾将牵制汝。吾二人非有衅端也,但以吾已服之城为汝所得,吾名安在?若不从吾言,则我二人是非,天必鉴之。先是,二国使者常相往来,因汝使臣谓不以礼相遇,构吾两人,遂不复聘问。如以吾言为是,汝其令前使来,复至我国。

  英明皇帝看了国书,一言不发,便把国书递给大贝勒。许多贝勒和大臣一齐围上来,一边看着,一边连说:“岂有此理!”

  就中四贝勒忍耐不住,抢上前去,一把揪住了那拜虎,拔下佩刀来,要割去他的鼻子。英明皇帝见了,忙摇着手止住他。

  一面唤人把拜虎领出去,拿酒肉好好看等;一面在帐中召集了一班贝勒、大臣,商量回答国书的事件。有的说把拜虎杀了,莫去理他;有的说,把蒙古营里的兵都捉来,割去耳朵,放他回去,也叫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。英明皇帝听了,连连摇着头说:“不妥!不妥!”

  这时,十四皇子多尔衮年纪虽小,也跟着他父亲在营帐里。当下他却站起来说道:“蒙古有兵四十万。我们如今正要夺明朝的天下,何妨暂时利用蒙古的兵力和他结盟,合力攻打明朝。得了明朝的天下,那时我们路近,他们路远,不怕明朝的天下不归我们掌握。”

  多尔兖说到这里,英明皇帝拍着他的颈子,说道:“小孩子,主意倒不差!”

  到了第二天,把拜虎宣进帐来,便拿两国结盟合力攻打明朝的话对他说了。拜虎连声说:“好,好!”

  当下便斩倒一头白马、一头乌牛,对天立誓道:今满洲八旗执政贝勒与蒙古国王部落执政贝勒,蒙天地眷佑,俾合谋并力与明修怨;如其与明释旧憾、结和好、亦心合谋,然后许之。若满洲渝盟,不偕喀尔喀贝勒合谋,先与明和好,皇天后土,其降之罚;若明欲与喀尔喀贝勒和好,密遣离间,贝勒等不以其言告我满洲英明皇帝者,皇天后土,亦降之罚。吾二国同践盟言天地佑之。其饮是酒,食是肉。二国执政贝勒,尚克永命,子孙百世及千万年,二国如一,共享太平。

  要知蒙古和满洲两国如何合力攻打明朝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