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五回 兄逼弟当筵结恨 甥杀舅登台焚身(1)


  却说刘綎带有一万兵士,个个都是强壮精悍。只因山河跋涉,饱受风尘,十停中倒有五停闹起病来。如今所说杜将军得了兴京,派兵来迎接进城去休息几天。兵士们听了,便个个喜笑颜开,把兵器收藏起来,身上穿着软甲,谈笑歌唱着渡过江去。先前来报信的二百名浙江兵士,走在前面领路。看看走了二十多里路,后面忽然金鼓大震,一支人马杀来,正是三贝勒统领的人马。

  刘綎十分慌张,再看那领路的浙江兵,已是去得无影无踪。幸而刘綎有五百名亲兵还不曾卸甲,便掉转身来,列成阵势。自己拍马当先,和三贝勒厮杀。无奈那建州兵马越来越多,他后面的兵士又来不及穿甲。綎知道前去有一座阿布达里冈,可以驻得兵马,便传令兵士速速后退到阿布达里达冈上,守住山顶再与敌人厮杀。刘綎亲自押后,且战且退。

  看看到了阿布里冈,明兵便抢着上山去。才走到山腰里,忽听得山顶上一声号炮响,四贝勒领着一支人马大喊冲杀下来。明朝兵士手无寸铁,又是身披软甲,只见山顶上箭如骤雨,打得明军马仰人翻,那尸身填满了山谷。刘綎手下人马折去大半,这时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他便带着人马向西逃去。前面有一座山峡,双峰对峙,中间只露出一条羊肠鸟道。

  刘綎把兵马排成一营直线,亲自押后,慢慢地行去。才有小半人马走出山谷,忽然西南两支人马杀出,左有大贝勒代善,右有扈尔汉,把明朝人马切做两段。大贝勒亲自来战刘綎,刘綎见了,眼中冒火,擎着大刀奋力杀去。两人在山峡下一来一往,杀了五六十回合,不分胜负。大贝勒撇下刘綎,向山峡外走去。刘綎拍马迫去,却被建州兵四下里围住。刘綎东冲西突,往来驰骋,总逃不出这个圈子。看看自己手下兵士,被建州兵杀得只剩五六十人。

  那箭锋四下里和飞蝗一般射来,刘綎拿刀背拨开,只是四下里找路走。忽然一支箭飞来,射中马眼。那马受痛,和人一般直立起来,一翻身把刘綎掀下地来,建州兵一拥上前来捉他。刘綎手快,争拔下佩刀自刎死了。大贝勒上去割下他的首级来,转过马头来,带着本部兵马向富察赶去。

  话说代善已打听得明海介道康应乾带着朝鲜一万兵士,从富察南路走来。那朝鲜兵都是身披纸甲,头带柳条盔,于是,心生一计。待到半夜时,他亲自带一千骑兵,各各带着火种,冲进朝鲜营去。前门厮杀,后门放起火来。这时东南风大作,那火头扑入前营,顿时烧得满天通红。朝鲜兵士身上纸甲藤盔着了火,一时脱不得身,立刻烧死了一大半。那烧得焦头烂额逃出营来的,都被大贝勒四下的伏兵捉住。

  这时,三贝勒、四贝勒、扈尔汉的兵马都已赶到,四面围定,一齐放箭。从半夜杀起,直杀到第二天午时。那一万兵马,不死于火,便死于箭,只有康应乾却被他逃跑了。这一场恶战,建州兵又掳得马匹器械无数。扈尔汉领了得胜兵士先走在路上,又遇到明朝游击乔一琦一小队兵马。扈尔汉和他战,一琦败走,扈尔汉追上去。

  看看追到固拉库崖下,忽见崖上扎着一个营盘,风吹着露出朝鲜的旗帜来。扈尔汉心下狐疑,认做乔一琦是诱敌之计,便把马头勒住,不敢前进,一面遣报马去报与大贝勒、三贝勒知道。

  不多时候,那大贝勒、三贝勒、四贝勒带着全部人马赶到。那朝鲜都元帅姜宏立打听得明兵大败,便偃旗息鼓,打发通事宜到建州营里来投诚。说道:“帮助明朝,原不是我国王的本意,只因从前日本兵打进我国里来,霸占住我们城池,那时多亏明朝派兵来帮助我们打退日本兵。如今明朝又送文书来叫我们出军到宽甸,我们义不容辞,分派一万人马,在富察地方驻扎。我们原不知道和什么人开战,如今既是你们建州人马,我们也不敢冒犯上国;况且那一万兵士,已蒙上国杀死。如今我们元帅愿修两国之好,立刻停战。”

  大贝勒听了这番话,便和扈尔汉商议。四贝尔便立刻有了主意,打发通事官跟着来人到固拉库崖朝鲜营里去回话,说:“你们既有诚意投诚,便当把所有明朝人马杀死,都元帅姜宏立亲自到我们营中来投降。我们看天有好生之德,才肯赦他的罪孽。”

  那姜宏立听了这番话,无法可想,便把明朝游击官捉住,连他的兵士都从山顶上抛下去。可怜这五百多明兵,个个跌得断腰折腿,脑破血流,死在山下。建州兵就山下割了乔一琦的首级,带着朝鲜国的都元帅和副元帅两人回到兴京去。那姜宏立见了英明皇帝,吓得只是爬在地下磕头。英明皇帝叫人扶起,在偏殿里赏赐酒肉;一面又备办庆功酒席,请大小从征官员在御花园吃酒。

  英明皇帝又在宫里召集各妃子、太子、公主、福晋们,开一个家庭筵宴。当时妃子们有富察氏、觉罗氏和庶妃等,太子们有:次子代善,三子阿拜、四子汤古岱、五子莽古尔泰、六子塔拜、七子阿巴泰、八子皇太极、九子巴布泰、十子德格类、十一子巴布海、十二子阿济格、十三子赖慕布、十四子多尔衮、十五子多铎、十六子费扬古,都团团圆圆陪着父皇坐在一桌。

  这时,英明皇帝一壁吃着酒,一壁听大贝勒、三贝勒、四贝勒三人辅叙战功,心中好不快乐。皇帝心中最欢喜的是十四子多尔衮,看他面貌又长得清秀,脑子又聪明,性情又和顺,宫中各妃子福晋们,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。多尔衮在酒席上,也和穿花蛱蝶似的,跑来跑去。不是在这位妃子怀里坐一回,便是在那位福晋膝前靠一回。皇帝吃到高兴的时候,也把多尔衮拉过来,搂在怀里,一手摸着他的脖子问道:“这几天可拉弓吗?”

  多尔兖忙回说:“这几天,天天五更起来拉弓。师傅说孩儿有劲,明日打算添上一个力呢。”

  皇帝微笑说道:“不添也好,省得拉狠了,乏了力。”

  父子两人正说道话,乌拉氏见他儿子得了光彩,心中也说不出的欢喜,忙离席出来,摆着腰走到皇帝跟前,笑说道:“陛下莫看他一个十岁的小孩子,他已跟着师傅学上中国的诗了。”

  皇帝听了,伸着一个大拇指,说一声:“好儿子!”

  当下多尔衮要卖弄自己的才学,便讨来笔砚来,上面先写着“西郊试箭”四个字,接着写了一首七言绝句道:绣旗队队出西林,鞸箭腰弓在柳荫。

  众里一支飞电过,准能巧射比穿针?

  他略加思索地写成了诗,忙捧着去献给父皇。英明皇帝接纸在手,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父亲枉做了一朝天子,这中国字我却一个不认识。好孩子,你快译给我听听!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