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四回 苏子河边淹战将 萨浒山下困雄师(2)


  英明皇帝正站在高处,见他儿子在左冲右突,如入无人之境,心下好不欢喜。忽然一骑报到说道:“大贝勒已与马林开仗了。”

  英明皇帝便丢下四贝勒跑回大营去。只见马林军队在尚间崖下扎营,便传令军士从山阴面爬上山去。皇帝亲自在山上摇着红旗,建州兵士奋勇冲杀下山。明兵看看挡不住了,正要转身抵敌,那大贝勒带着一万铁骑从前面直冲杀过来。马林兵士腹背受敌,不战而逃。建州兵士,追一阵,杀一阵。

  明朝副将麻岩及大小将士一齐阵亡,只有马林逃得性命,落荒而走。这里大贝勒追杀一阵,看看明朝人马被他杀尽,这时四贝勒也得胜回来,两军合在一处,转向斐芬山攻打潘宗颜去。那斐芬山势十分险恶,英明皇帝下令骑兵一齐下马,上山仰攻。明兵在山上打下大炮来,建州兵死亡甚多。大贝勒和四贝勒在山下奋勇督战,只苦得建州兵是没有大炮的。四贝勒向御营里调来一支大队弓箭手,那箭和飞蝗一般地飞向山顶上去。

  看看明兵阵角,还是兀立不动。后来扈尔汉看看力攻难以胜,便带了一千名校刀手,爬向山后小路,绕过敌营背后去,发一声喊,杀进营去,明兵便大乱起来。山下的兵见山上敌军乱了阵脚,便又冒死上前。潘宗颜却是一位勇将,他一任山后如何扰乱,只顾前面抵住敌兵。看看建州兵已到半山,他便指挥兵士,用炮火猛打。因此建州兵士又死亡了二三千人。直到建州兵士占住山头,他还亲自开炮轰打。后来炮架子翻倒,把他的身体直摔下山去。可怜一位猛士,跌得脑浆迸裂血肉模糊。

  到这时,马林这支人马可以算得全军覆没。

  那叶赫贝勒金台石布相古原带有三千人马,与明兵约定共打建州的。他走到开原中古城,听得明朝兵败,吓得他卷旗息鼓,悄悄地逃回本部去。这时英明皇帝已破了明朝两路兵马。

  范文程便兑:“陛下快快回军防护兴京要紧。”

  英明皇帝便收集八旗军队,回兵到固勒班暂驻。那时,明朝总兵官刘綎、李如柏两支兵马,由董鄂、虎拦两路进兵,看看已离兴京不远。

  一个消息报到建州大营里,英明皇帝便拜扈尔汉做先锋,先带一千人马昼夜兼程回去保护兴京,第二天又打发二贝勒带本部人马二千名接应。英明皇帝自己带了贝勒、大臣和文武官员,回到界凡山下行凯旋礼,斩倒八头牛,祭旗告天。大贝勒见二贝勒已去,怕他夺了头功,忙去对父皇说:“愿带二十个骑兵前去打探消息,大军随后来。”

  皇帝答应了他。三贝勒听得了也要跟着去。四贝勒这时在山后围猎,听说他哥哥先去,他便匹马赶到父皇跟前,求着父皇,也要和两位哥哥一块儿去。英明皇帝是喜欢四贝勒的,当时把他搂在怀里说道:“好儿子,你两个哥哥已去了,留下你一个在营里陪伴着父亲,岂不是好?”

  四贝勒心中原是想家,便再三求着父亲,先放他回兴京去。三个贝勒回至兴京,宫中几位妃子听说了,便唤进宫去,围着他们打听营中消息。四个贝勒便手舞足蹈地把战场的情形细细说了。那妃子们听了,又是欢喜,又是害怕。只有三贝勒莽古尔泰是有母亲的,当下他母亲富察氏听到出神的时候,便一把搂过他儿子来,“我的心肝”“乖乖”
乱叫。

  讲到四贝勒皇太极,他母亲叶赫氏虽早去世了,只因他面貌长得俊美,说话又讨人欢喜,宫中的妃子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。那乌拉氏又是格外喜欢,当下也一把搂过皇太极去,“心肝”“宝贝”地乱叫。那十四皇子多尔衮,见他母亲欢喜哥哥,也抢上去倒在他母亲怀里。乌拉氏一手搂着多尔衮,一手搂着皇太极,大家看时,他弟兄两人一般的长得得人意儿。多尔衮年纪小,望去似乎比他哥哥还要俊些。大贝勒和二贝勒看了这个情形,想起自己的母亲,不觉心中一酸,一掉头走出宫门去了。

  天色微明,忽然听得城外连珠炮响,鼓角齐鸣,知是皇帝驾到,城中大小臣工忙出城去迎接进宫。英明皇帝到得宫里,乌拉氏忙备办筵席替皇帝接风。这时营中捉得几个明朝美女,送进宫去。那妃子、公主们见她裙下尖尖的一双小脚,都十分诧异,齐围定了她,脱下弓鞋来,捏着看着。把那美女,只是低垂粉颈,再也抬不起头来。停了一会,宫女上来领去梳洗,这一夜送去陪侍皇帝。皇帝见她长得温柔美貌,倒也十分宠爱。

  那阿敏也是十分好色的,这一夜他了弄得两个明朝女去侍寝。

  第二天带进宫去,求皇帝赏她封号。皇帝便封她做诗妾,把自己的封做庶妃。阿敏看看皇帝的比自己的长得格外俊,便怔怔地看着,只是憨孜孜地笑。皇帝见了,不觉大怒,命宫女推出宫去。从此,皇帝心中有几分厌恶二贝勒,不常召他进宫。

  到了第二天皇帝坐朝,便有扈尔汉出班奏称,现有明朝西路兵马,已从宽甸进董鄂路,居民逃匿深山茂林中。那总兵刘綎纵兵焚掠村落,杀死百姓很多。当有牛录额真托保尔、额尔纳、额黑乙三人率驻防兵五百人迎敌,被刘綎军队重重围住。

  额尔纳、额黑乙又被乱兵杀死,又杀死兵士三百人。托保尔带了残余兵马,逃来兴京求救,请皇上下令,快发大兵前去迎敌。

  英明皇帝听了,忙下令大贝勒、三贝勒、四贝勒统原有人马,先往董鄂路迎敌;又令扈尔汉带领一支人马,在深山茂林中策应。留四千精兵保守兴京,预备抵敌李如柏、贺世贤兵马。此番出兵,大贝勒当大元帅,三贝勒当副元帅,四贝勒当先锋元帅,拔寨先起。看看走到富察地方,探马报说:“前面明兵沿佟家江来,相距只有十六里。”

  四贝勒听了,吩咐在山谷中扎下营盘。一面在后营挑选二百名明朝浙江兵士,传进帐来,给他酒肉,又用好言抚慰一番,教他们依旧穿着明朝军装,打着明朝旗号迎上去,到佟家江刘綎营里谎报说:杜松将军已得了兴京城池,特打发来迎接将军进城去的。又说:“你们好好的前去,倘能诳得刘綎到来,便算是你们的头功,立刻放你们回浙江,见你们的妻儿老小去。”

  那班兵士听说放他回家见妻儿老小去,便个个感激,人人奋勇。当下他们便打扮停当,打着杜元帅的旗号,向佟家江一路迎上去了。这里扈尔汉也带着他的马队赶到,和四贝勒合兵一处。托保尔带着败残军马来投见四贝勒,四贝勒吩咐他到深山茂林中去侦探敌踪。

  却说那刘綎从沈阳出发,由宽甸东向迤逦沿佟家江一带过来。沿途山路崎岖,丛莽深密,心中又怕杜松先得了兴京,夺了自己大功。因此催促兵士昼夜赶程,真是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。兵士们走得疲倦万分,叫苦连天。看看到了董鄂路上,实指望借着民房休息一会儿,谁知到了董鄂,那百姓走得十室九空,莫说牛羊鸡犬不见一只,便是那屋子也拆毁了。大军到此,吃既没东西吃,住也没地方可住。

  刘綎十分愤恨,兵士们便放一把火把民房烧了,依旧拔队前进。看看前面一带大江,渡过江,已是富察地方。刘綎原与朝鲜兵约会在此,十日前早已派海介道康应乾带五百名步兵前去迎接,到如今,既不见朝鲜兵到,也不见康应乾回来。刘綎无可奈何,便传令大军暂行沿江扎定,一俟朝鲜兵到,便即合兵进攻。谁知守候了几天,那朝鲜兵队却查无信息。刘綎等得不耐烦起来,便下令兵士们明曰四鼓造饭,五鼓渡江。那兵士正忙着收拾营装,忽然江对面渡过一小队人马来,夕阳照着旗上,显出一个“杜”字来。兵士们忙去通报元帅,刘綎叫传进帐来一看,果然是自家的兵士。

  问起杜元帅时,原来早于三日前夺得兴京城池,建州都督已被乱军杀死。杜元帅住在都督府里,专候刘元帅过江去,商量收服北路部落。这班兵士说得活灵活现,不由刘綎不信。刘綎听了,心中不觉一喜一恨:喜的是建州夷人已灭,中国从此可以高枕无忧;恨的是朝鲜军队延误时日,这项破兴京的一番大功被杜元帅夺去,自己枉做了一个先锋元帅。此番出军来,不曾立得尺寸功劳,回去难见经略的面。当下便把兴京来的兵士安顿下食宿的地方,传令兵士明天缓缓起行,把所有战器都收藏起来。兵士们也个个卸下甲胄,准备渡江入城,去休养几天。

  要知刘綎究竟如何结局,再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