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四回 苏子河边淹战将 萨浒山下困雄师(1)


  却说英明皇帝听了军师一番谈话,恍然大悟,忙传令留下五百人对付南来敌军;拨一千人马,挡宽甸一方面的敌军;自己却领着八旗六万大军,昼夜兼程向西进发。不多几日,看看到了界凡山,吩咐扎定营头,筑起堡垒来。

  这时,明将杜松和刘遇节带领三万人马,驻扎在萨尔浒山的山冈上,两军隔着一条苏子河遥遥相对。讲到这位杜将军,原是一位勇将。他在边疆身经大小百十回恶战,从不退怯,长得一身好气力,等闲一二百人不在他眼中。他有一种古怪脾气,每到交战的时候,便把衣服脱去,露出一身黑肉来。那刀枪着在他身上,淌下血来,他也不在意。因此,他身上处处都是伤疤。他也爱喝酒,到酒醉的时候,便脱下衣服来数着刀疤谈论。

  那战功虽说如此,但他每次战争,总是在左右翼跟着主帅,从不曾独当一面做过主帅。如今他挂着正先锋的印,出兵到浑河地方,相过地势,便下令把三万人马都扎在山冈上。刘遇节看了,便劝他说道:“从来扎营,都是靠山傍水的。如今主帅把全队人马都搬上山去,倘然敌兵渡过河来,我军从山上下来,又是累坠,又是费时。依末将的主意,分五千人马沿河扎定;再分五千人马,沿苏子河上下游侦探敌军可有偷渡的情事;一万五千人马,分为中、左、右三营,靠山脚扎住。主帅统带五千人马在萨尔浒山冈上,远可以瞭望,近可以督战。”

  杜将军听了刘将军一番话,且冷笑几声,不去睬他,却依然在山冈上吃酒谈兵。

  看看过了十多天,那对河的敌兵却毫无动静,杜将军等得不耐烦起来,便亲自带了一万人马,赤膊大呼,渡地河去讨战。

  待得刘遇节知道,赶上前去劝阻说:“兵分则力单,渡河而战又是十分危险的事体。敌人不肯渡河过来。他一来是防我军在半河里攻击他,二来是诱我军过河,以逸待劳。将军千万不可渡河。”

  这时明兵已大半渡过河去,一任刘将军千言万语,杜将军如何肯听他,只嘱咐刘将军紧守山营,大喝一声渡过河去了。那英明皇帝坐在帐中,打听得明兵已渡过河来,便留下两旗兵士,在界凡山等待敌军;自己却统着五万五千大军,从苏子河上流头悄悄地渡过去。这时,刘将军依着将令,在萨尔浒山上紧守着,老营河岸旁并无兵丁看守。谁知那建州兵马,已是渡过大河漫山遍野而来。

  这是半夜时分,明朝将士正在山上做他的好梦,只听得四下里一声呐喊,那建州兵已抢上山冈来。刘遇节从梦中惊醒过来,跳上马冲下山去。这时夜色昏黑,那敌兵擎着火把分八路进攻,好似八条火龙。刘遇节看看抵敌不住,他带了一万多人马,拣那没有火光的地方冲下山去。这刘将军是不曾到过关外的,他手下又都是江南兵,不熟地理。

  那建州兵却十分熟悉,只拣那大路杀上山去。可怜许多明兵,只因不识道路,撞在敌军里,被他打得片甲不留。便是刘将军带着的一万兵士,也都因不识道路,撞在丛莽中不得脱身的也有;翻在陷坑里,遭人马踏死的也有。刘将军左冲右突,四下里找路,竟找不出一条下山的道路。他奔波了半夜,跑得人马疲乏,一个眼错,被绊马索绊翻了,活捉到建州大营去。他见了建州皇帝,不住口地大骂;恼了大贝勒,便在他父亲眼前,一刀挥作两段。

  这一场恶战,萨尔浒山上的明兵死了五千多人,逃去了五千多人,被建州兵活捉住一万人马,夺得的旗帜马匹不计其数。

  这个消息传到杜将军耳朵里,不觉吓了一大跳。他渡过河足足费了一天光阴,待到傍晚时候,那天上忽然下起倾盆似的大雨来,把个杜将军打得和落汤鸡似的,

  好不容易渡到对岸。那兵士们拖泥带水地走着,人人怨恨,个个疲乏。看看到了那界凡山下,远远见那敌人营中全无灯火。杜将军心中疑惑,忙传命兵马站住,派探马前去打探。谁知前面的探子不曾回来,后面的探马却已报到说:萨尔浒山的大营全军覆灭!

  杜将军听了,慌得手足无措,急传人马悄悄地退回浑河右岸去。他知道苏子河右岸有敌兵拦住,便想从浑河退回去。这时便是四更天气,天上乌云满布,漆黑无光,只有前面一条浑河发出白茫茫的光来。杜将军一边走着,一边肚子里暗想:“幸而界凡山的敌兵不曾觉得,倘然给敌兵知道了,追赶上来,这时前有大河,后有追兵,不死在刀下,也要死在水里。”

  看看全军已到了浑河岸边,便传令渡过河去。到天色微明,人马才渡得一半,杜将军自己也下了船,在河中照料。这时所有木筏、船只装满了人马,在河中行驶;还有一半人马,一齐站在河岸边守候船筏。

  忽然身后尘头大起,喊杀连天,那建州一万五千人马和一阵风似地赶到,见人便杀,见马便砍。那班明兵在泥水中跋涉了一夜,受尽风寒,肚子又饥饿,身体又疲乏,这时逼得他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。杜将军在河中望见建州兵马十分骁勇,纵横驰骋,杀得明兵大喊大哭,一半落在水里,一半死在刀下,五千人马,被杀得半个不留,岸上堆着一墩一墩的尸首,浑河的水也红了。

  杜将军看了,也无可奈何,只催着船只快渡。一会儿,大军渡到右岸,看看岸上一片平沙,静悄悄的不见人影,杜将军才放心了。那五千兵马零零落落,也整不起队伍来。杜将军带着他们向西面走去,走了十五六里路程,见前面一座大树林,那山角斜插在树林里。杜将军传令到山下树中去造饭息力,兵士们到了树林中,便七歪八斜地倒在地下,将弁们上去喝起了这个,那个又睡倒了。杜将军看着士兵也可怜,装做看不见,一任他们游散去。正休息时候,忽听得树林后一声炮响,左面大贝勒代善杀到,右面四贝勒皇太极杀出。

  杜将军也不及招呼兵士,只带了游击王宣、赵梦麟和三五百亲兵跳上马,一溜烟逃去。这里两个贝勒在林中只是搜杀明兵,杀得他们呼爷喊娘,到底一个也不曾逃得性命。那杜将军骑在马上,连连地打着马,也不分东西南北,见路便走。走到一座山谷下,只见前面闪出一支人马来,黄伞宝盖,马上端端正正坐着一个建州可汗。左有大交扈尔汗,右有军师范文程,那扈尔汗拍马上前说道:“俺们等候你多时了,你快快献上头来!”

  杜将军看看不是路,忙拨转马头逃走。后面建州兵风驰电掣一般追来。杜将军慌不择路,只向那荒僻小路走去。流星赶马似的,足足追了二十多里路。看看前面一座高山拦住去路,那山壁直竖,无路可寻。杜将军知道此番性命难保,便掉转马头,大喝一声,向建州兵冲来。两将对阵,交战了半个时辰,那建州兵土也被他杀死不少。一瞥眼那王宣、赵梦麟俱被扈尔汉杀死在马下。

  杜将军大怒,丢下来将,上去和扈尔汉对敌。山上站着一个小将,放过一支冷箭来,“卜”的一声,直穿杜将军的咽喉,只听得“啊哟”一声,跌下马来死了。

  原来这座山名叫勺琴山,那山上的小将军,是英明皇帝第十三个儿子,名叫赖慕布。

  他奉了父皇之命,领二千人马在勺琴山上守候着。当下他二人回到大营,献上杜松首级,英明皇帝论功行赏,要算大贝勒的功劳最大。把掳来的器械马匹,都赏了将士们。这夜,总兵马林得了杜将军全军覆没的消息,他行军到尚间崖,深掘壕沟,严阵自守。

  大贝勒吃过庆功酒,便向他父亲要三百名骑兵,连夜赶到尚间崖去。马林见建州兵到,便把炮兵列在营外,骑兵列在营内;另派潘宗颜自领一军,在西面三里外斐芬山驻扎,互为犄角。这时英明皇帝大军也陆续到来,和大贝勒的兵合在一处。探马报称:“空开萼漠地方,有明左翼中路后营游击龚念遂、李希沁统步骑军一万人,用大车外面遮着藤牌列阵。”

  英明皇帝嘱咐大贝勒看守大营,他和四贝勒亲自带了一千人马去察看龚念遂的军队。四贝勒一见那大车环列,好似城墙,便喝令放火箭,顿时好似几千条火龙向敌营射去,那大车转动,十分笨重,一霎时都着了火,烈焰飞腾。四贝勒发出一声喊,抢上前去,那后面的兵士也跟着猛力进攻,人人奋勇,个个当先,早把那大车攻破。明兵被自己的车子拦住,一时逃不脱身,大半死在建州兵的刀枪之下。那李希沁、龚念遂都力战而死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