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一回 羡繁华观光上国 赖婚姻得罪邻邦(3)


  布占泰听了心里害怕起来,忙上前去嗑头求饶。谁知那觉罗氏却也不睬,掉头走去。布占泰心中不觉大怒,觑她走远了,便在壶里拨下一支箭来,搭上弓,觑得真切,飕的一箭,直透酥胸。只听得“啊哟!”一声,觉罗氏倒在地下死了。那觉罗氏带来的几个侍卫见公主死了,便悄悄地溜回兴京去了,见了努尔哈赤,把上项情形说了。努尔哈赤和舒尔哈齐弟兄两人听了,又伤心又愤怒,便立刻调动人马,赶到乌拉去。那布占泰原是吃过建州兵亏的,如今听说建州兵又来了,便丢下城池,一溜烟逃到叶赫部去了。

  这里努尔哈赤现现成成得了乌拉部的许多城池,声势越发浩大起来。他当时把二弟留在乌拉,自己带着大兵,又赶到叶赫部去。修下一道书信,送进城去。那书信上写道:昔我阵擒布占泰,宥其死而豢养之,又妻以三女。布占泰负恩悖乱,吾是以问罪往征,削平其国。今投汝,汝当执之以献。

  一共送三回信去,那叶赫部贝勒布扬古置之不理。努尔哈赤十分生气,又到本部去调动四万人马来,准备和他大大地厮杀一场。努尔哈赤和儿子代善商量了破城的计策,谁知给帐下两个兵士听得了。这两个兵士原是乌拉国人,当下他们悄悄地跑去告诉了布扬古。布扬古立刻传下令去,把张吉、当阿两路的百姓收进城去;把村坊上的屋子,放一把火一齐烧了。

  努尔哈赤便催动兵士打进城去。城长山谈扈石本便投降了努尔哈赤,把军队安插在城里。谁知城中痘疫大发,建州兵住在城里的死了大半。努尔哈赤看看不好,忙丢下兀苏城。一肚子怒气没有发泄的地方,便放一把火,把雅哈城、黑儿苏城、何敦城、喀布齐赉城、俄吉岱城,还有十九处屯寨,一齐烧了。布扬古见建州兵如此猖獗,忙到明朝去告急。明朝打发游击马时枬、周大岐,带着炮兵一千来人,帮着把守叶赫城。建州兵见炮火来得厉害,便退兵回去。

  努尔哈赤自从得了哈达部,那哈达部的南面有柴河堡、抚安堡、三岔堡、白家冲堡、松山堡六处地方,土地十分肥厚,建州百姓都到那地方去耕种。那地方又连接明朝铁岭、开源的疆界,常常发生越界耕种的事。明朝总兵张承荫,打发一个通事官名董国荫的,来对努尔哈赤说道:“你们建州百姓,在柴河、三岔,开原耕种的田,都是我的。你必须把那六堡住着的百姓搬回去,在那地方立下界石,从此不许越界耕种。”

  努尔哈赤回答道:“这是你明朝故意来和我寻事,所以说出这个无理的话来。”

  便把董国荫送出城去。张承荫见建州如此蛮横,心想:“我如今初来做总兵官,不给他们一点下马威,却不能叫人怕我了。当下他便下令,自己兵士一齐动手,把六堡的百姓赶回建州去;又在那地方树着石碑,派兵看守,从此不许建州人越界耕种。努尔哈赤知道了,十分恼恨,说道:“明朝常常帮助叶赫,拿兵力欺我,我因他是天朝大国,便也忍着气恼。如今他们竟有意寻事,欺我太甚,我此番定要出兵去和他决一雌雄。”

  他说着,一面吩咐大将扈尔古出城去,点齐兵马。自己回进内院去,一叠连声喊:“拿我军装出来!”

  乌拉氏忙上前来服侍她丈夫全身披挂,一边问他:“如今出兵打谁去?可要妾身陪着一块去呢?”

  那努尔哈赤气愤愤地说道:“我如今打明朝去,他们欺我太甚!我此去要和他见一个高低。打仗十分厉害,你去不得。”

  乌拉氏是努尔哈赤最得宠的妃子,当下听说又要离开她出兵去了,便一头倒在努尔哈赤怀里,嘴里说:“我跟都督一块儿去不好吗?”

  努尔哈赤一手摸着她的粉腮儿,说道:“我的好人儿,你好好地在家里。”

  正说话的时候,忽见第七个儿子阿巴泰急匆匆地跑进房来,凑着他父亲耳边,悄悄地不知说了些什么。努尔哈赤听了,顿时脸上变了色。要知他们得了什么消息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