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一回 羡繁华观光上国 赖婚姻得罪邻邦(1)


  话说努尔哈赤弟兄两人,带了许多贡物,跟着李成梁进京,朝见明朝皇帝去。他两人从不曾进过北京,见了那地方的繁华,人物的清秀,心里说不出羡慕。一霎时那高大的宫殿已现在他眼前,不由他心里害怕起来。进了内城,到了一座客馆前住下。

  当夜便有几个公公来教导上朝的礼节。努尔哈赤又送公公许多礼物,另外还有分送各衙门的。在馆里住了三天。到了上朝的一天,半夜时分,坐着驴车,慢慢地到了朝门外,下了车,跟着引导的,走进内街去。这时夜色深沉,御街寂静,只见两旁高高的围墙站在黑地里,墙里面露出高高低低的殿角来。弯弯曲曲地走了许多时候,才到朝房,有许多官员上来和他打招呼,有翻译官替他们传话。

  停了一回,忽听景阳宫的钟声响了,大家便整一整衣帽,挨着班一串儿走进殿去,在玉墀下面,两旁分班站着。这时天上放下微微的光明来,照在各人脸上,还不十分明白。满院子静悄悄的,只听得衣裳磨擦着悉悉索索的响声。站了许久许久,忽听得殿上奏起乐来,这时天光已是大明,殿廊上发出五色的光彩来,照在人眼里,不能看得十分清楚;只见那一班御前侍卫,在殿里面左右交换着跑来跑去。

  接着,又有两个太监,手里拿着一盏红纱宫灯,在御座前跳来跳去,舞了好半天,便大家分着两班向两旁直挺挺地站着。那音乐的声音也立刻停住了。再看时,这位神宗皇帝,已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上面。这时殿下越发寂静了,只听得静鞭打着阶石三下,便有赞礼官高声赞礼。那文武官员,分班儿一起一起地上去磕头跪拜。接着那位宁远伯李成梁也上去爬在地下,说了几句话,上面又传下话来。

  李成梁退下来,便有引导的领着努尔哈赤弟兄两人上去。只当地横铺着一条棕毯,好似一个一字。弟兄两人爬下地去,行着三跪九叩首的礼儿。赞礼官喝一声退,便退下殿来。这时他弟兄两人吓得昏昏沉沉,皇帝的脸儿也不曾看见。停了一会,散朝下来,便有许多官员和翻译官陪着他到保和殿吃御赐的酒席。吃完了,向殿下谢过恩,退出朝门,上车回客馆去。

  到了第二天,圣旨下来,叫内务大臣和理藩大臣陪着他游瀛台去。这时正是夏天,第二天一早起来,跟着两衙门的官员们进了西苑门。只见高大的柳树,一丝一丝地垂着柳丝;那槐树的荫儿,罩住了地面,人在下面走着,心里觉得十分清凉。

  一带宫墙沿着水堤,开眼一望,只见沿岸长着一丛一丛的蒲草,那紫色的燕子和绿色的翠鸟,在水草里面飞来飞去,一啼一声地叫着。风景十分幽静。慢慢地渡过一座板桥去,一阵一阵的荷花香吹进鼻子来。桥面上盖着水阁,四面玲珑,风吹着窗帘,那流苏扫到人的脸上来,努尔哈赤心中不觉一动,想这样神仙也似的地方,那神宗皇帝真好大福气呢!想着,走进一座小红门去。忽然眼界一宽,迎面一汪大水,有一条红板长桥,曲曲折折地横在水面,两边朱阁围绕。舒尔哈齐走在桥面上,不住口地赞好。努尔哈赤回过脸去,对他瞪了一眼,吓得他捂住嘴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  半晌,走完了长桥,迎面一座高大的朱漆牌楼,上面写着“瀛台门”三个大字。走进牌楼去,两旁古木参天,中间露出一条宽大的白石甬道。甬道尽头是一座大敞厅,里面走出几个太监来,招呼进去吃茶点。吃完茶点,从厅后绕出去,穿过一座松树林子,林子外面一带白石船埠,停着一只大官船。官员们招呼努尔哈赤弟兄两人上了船,荡到湖中,回头看那岸边,真是琼楼玉宇,一片金碧,隐约在树林深处。努尔哈赤靠在船舷上,心中又不觉一动,他想到:“这样神仙也似的地方,怎么得给我住一年,便是死也甘心!”

  他两眼望着水,正想得出神时,那船已到了岸边。大家离船出门,上车回到客馆里。接着李成梁也到了,便在客馆里大开筵宴。吃酒中间,又来了几个粉头弹唱歌舞。那玉雪也似的皮肤,黄莺也似的喉音,早把他弟兄两人看怔听怔了,半晌他们才回过气来。

  一转念又想到,他们明朝的美人真美啊!不知怎么长成这模样的呢?

  第二天圣旨下来:封努尔哈赤做龙虎将军,他弟弟舒尔哈齐也得了许多赏赐。他弟兄两人谢过恩,收拾行李动身回家去。

  出得关来,一路耀武扬威,各处部落打听得努尔哈赤果然得了好处,便个个道贺,人人敬服。他兄弟两人,见了人便赞叹明朝京城里的繁华,又是妇女如何美丽;那听的人,也说不出的心中羡慕。努尔哈赤便在兴京地方造起高大宫殿来,又定出召见弟兄贝勒的礼节,慢慢地他自己将自己尊贵起来。

  第二年,他带着兵,推说出去围猎,常常几个月不回来;即暗暗地占了别人的城池,夺了别人的田地。他又分遣自己手下的将官和弟兄子侄们,各处去攻城掠地。他在万历二十六年,打发大儿子褚英、弟弟巴雅齐和噶介、费英东,带兵一千去打安褚拉库路,取屯寨二十多座,掳百姓一万多人。第二年,派额亦都、费英东、扈尔汉带一千精兵,去打东海渥集部里的赫策黑路、俄漠野、苏噌路和佛内赫托克索路,活擒二千人回来。

  万历三十七年,打发侍卫扈尔汉,带兵一千人去攻打滹野路,掳着二千多人口回来。万历三十八年,打发额亦都,带一千兵士去打那木都鲁、绥芬、宁古塔、尼马察四路,押着四个路长,带着他的家眷回来。路过雅兰地方,又打破城池,掳着一万多人回来。万历三十九年,打发第七个儿子阿巴泰和费英东、安费扬古,带着一千个兵来攻乌尔古辰、木伦两路,活捉着一千多人回来。同一年,又打发何和里、额亦都、扈尔汉带兵二千人去攻打虎尔哈路,围扎库塔城三天;破城后又杀死一千多人,活捉二千多人。他左近各路的路长见了害怕,都来投降。

  连年用兵,那建州地方比从前要大得几倍,努尔哈赤心中还不满意,他切齿痛恨的,便是他的女婿哈达部主吾儿忽答。

  当时外面被明朝的威力逼着,里面又被富察氏挟制住了,不得已把女儿嫁给吾儿忽答。他夫妻两人从此闹了意见。直到他进贡回来,神宗皇帝许他统治女真人种,旁人无可奈何他,便自称为哈达部的保护人,亲自带兵到哈达城去,向吾儿忽答要哈达部主世代相传明朝给的玺书。

  当时在哈达部下的有七百道地方,努尔哈赤把吾儿忽答的城池围得铁桶相似,要他交出玺书来。吾儿忽答执意不肯,便开城出来,亲自带兵士和他丈人对敌。努尔哈赤看了,十分恼恨,便叫他手下大将扈尔汉、费英东两人轮流攻城。一面又打发人到兴京去调二千生力军来助战。吾儿忽答困守孤城二十日之久,粮尽援绝。在半夜时分,建州兵打进城来,把吾儿忽答全家人捉住。努尔哈赤进城去,一面把吾儿忽答夫妻两人先押回兴京去,一面派遣战将到四处去收服失地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