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回 奸外母蒙格枉死 避内讧努尔求尸(2)


  此外侧妃伊尔根觉罗氏生的儿子,名叫阿巴泰,和庶妃生的儿子阿拜、汤古岱、塔拜、巴尔泰和巴布海五人,都不能常和他父亲见面。吾儿忽答成亲的时候,便是那大妃叶赫纳喇氏去世的时候,努尔哈赤因和她多年的夫妻,心中不免悲伤,因此越发宠爱皇太极了。

  在努尔哈赤本意,叶赫氏死了,原想把富察氏升做大福晋,如今既然不睦,便想另外娶一个大福晋。打听得叶赫部长布扬古的妹妹是一个绝世佳人,在关外地方,谁人不知道有这个天仙美女?努尔哈赤也很想娶她来做妃子。恰巧这时,他二弟舒尔哈齐娶乌拉贝勒布占泰的妹妹做妻子,布占泰亲自送妹妹到兴京来,见了努尔哈赤,十分惭愧。努尔哈赤因为大家都是亲威,便忘了从前的仇怨,和他吃酒谈笑。谈论之间,布占泰知道努尔哈赤死了大福晋,便说起布扬古的妹妹长得如何美貌。

  努尔哈赤便托他向叶赫部去求婚。到了第二年,叶赫、哈达、乌拉、辉发四部部主,都打发人来向努尔哈赤认罪。布扬古又亲自答应把妹妹许给努尔哈赤做大福晋。努尔哈赤便送布扬古上等鞍马盔甲,算是聘礼。当时杀了一头白马,祭天立誓,读着誓语道:“既盟以后,若弃婚姻,背盟好,其如此土,如此骨,如此血,永坠厥命!若始终不渝,饮此酒,食此肉,福禄永昌!”

  誓毕,邀请四国的贝勒,大开筵宴,热闹一场。这努尔哈赤一天天得意,权力一天天大,他同族的弟兄叔伯,都压在他势力之下,便是那失宠的儿女和妃子侍妾们,也十分怨恨他。努尔哈赤也有几分觉得,便把同族的叔伯,都搬到城外去住。这一搬动,那弟兄们心中越发紧张起来。德世库、刘阐、索长阿、宝实的一班子孙,便秘密商量:“各个召集了自己的家将,在半夜时分,爬城进去,杀死努尔哈赤。”

  这一夜,月黑风紧,努尔哈赤一个人睡在炕上,忽然觉得心头跳动,他说一声:“不好!”

  跳起身来,手里拿着宝剑,悄悄地开着门出去,他儿子代善和皇太极也跟在后面。

  一路狂风,街上静悄悄的。慢慢地走到西城脚下,这西城地方是一个最冷静的所在,努尔哈赤等一齐赶上城去,攀着城垛,向下一望,果然见十几个人爬着绳梯上来。努尔哈赤擎着剑在城上大喝一声,那城外的人吓了一大跳,直从绳梯上都滚下地去。这一声喝不打紧,早把那守城池的兵丁和将官一齐惊起,见努尔哈赤直立在城楼上,大家便十分惊慌,一齐跪倒在地,请大贝勒回府。照皇太极的意思,要开城去追捉贼人,努尔哈赤不许。

  谁知到了第二天夜里,努尔哈赤和他的大公主及代善、皇太极两人睡在内院。正好睡的时候,努尔哈赤有一头狗,名叫扬古哈的,忽然大叫起来。努尔哈赤在黑地里跳起身来一看,看那狗和人一般地站了起来,对着窗外狂叫。再看窗外时,也有人影子移动。

  努尔哈赤知道又有人来谋害他了,忙悄悄地把大公主推醒;代善和皇太极也跳起身来。每人给他们一柄刀,叫他们把守窗户。他自己一手擎着刀,对门外喝道:“外面什么人?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进来?你们再不进来,我却要出来了。你们敢和我对敌吗?”

  说着拿刀柄打着窗棂,脚踢着窗板,装着要打窗子里跳出去的样子,一转身却从门里箭也似地冲出去。

  门外面的刺客大吃一惊,转身逃去。努尔哈赤正要追上去,脚下倒着一个死人,几乎吃他绊倒,急看时,却是一名侍卫,名帕海的,被刺客杀死了。努尔哈赤十分恼恨,一面传集府中侍卫,打算关着城门大捉刺客。

  第二天,有一个族叔名棱敦的,从尼麻喇城来,对努尔哈赤说道:“合族的人都是你的仇敌,你捉谁好呢?”

  努尔哈赤听了,不觉害怕起来,不敢搜捉凶手,便搬到他侧妃伊尔根觉罗氏房里去睡。睡到人静的时候,忽听得房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响声。努尔哈赤急急披衣起来,觉罗氏的儿子阿巴泰,这时跟着他母亲睡在一块儿,他拿着刀跟在他父亲后面,悄悄地走出门去。努尔哈赤躲在烟囱边候着。这时天色昏沉,满院漆黑地看不出人影。

  那刺客站在院子里摸索着走进来,慢慢地走到烟囱跟前。忽然天上隐隐有雷声,一个闪电下来,照得满院子通明。努尔哈赤趁着电光,举起刀背,猛力一打,打在那刺客的背上,倒下地去。努尔哈赤赶上来,一脚踏住,一叠连声喊着洛汉。那洛汉是努尔哈赤贴身的侍卫,听得大贝勒叫唤,忙提着刀赶进来。努尔哈赤吩咐把凶手捆绑起来。洛汉说道:“这恶人既犯大贝勒的驾,不如杀了罢休。”

  努尔哈赤怕得罪族人,便假问着那凶手道:“你不是来偷牛的吗?”

  那凶手听了点点头。努尔哈赤便一笑,叫放了绑。这凶手给努尔哈赤磕过头,转身去了。在努尔哈赤的意思,我这样宽大待人,他们总也该悔悟了。谁知隔不几天,又闹出乱子来了。

  一天夜里,努尔哈赤正要脱衣睡觉,一瞥眼见一个侍女在隔房探头探脑,已经睡下,忽然又起来点着灯,一霎时又吹熄了,一霎时又点起来。努尔哈赤看在眼里,知道今夜必要出事,便悄悄地起来,换上软甲,挂着弓箭,假装出恭去。走在院子里,一片昏黑,见那边篱房一团黑影,一幌一幌地逼近身来。

  努尔哈赤抽弓挽箭,飕的一箭,那刺客十分灵敏,纵身一跳,避去了箭锋。努尔哈赤追上前去,连发三箭,射在那凶手的脚骨上,倒下地去。这时侍卫一齐赶进院子来,绑住了,拷打着问他。那凶手自己说名叫义苏。努尔哈赤也放他走了。

  从此以后,合府的人刻刻提防。皇太极这时年纪虽小,却很有见识,他暗暗对父亲说道:“如今仇家众多,父亲防不胜防。依孩儿的意思,不如暂时出去一趟,避避风 头。”

  努尔哈赤听了皇太极的话,忽然想起:那李成梁串通尼堪外兰杀死我父亲和祖父,直到如今,仇也不曾报得,便是祖父的尸首也不曾寻回来。我如今带兵出去,向明朝问罪。那时得胜回来,一来可以压服同族弟兄,二来也可以对得起已死的祖父和父亲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