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十回 奸外母蒙格枉死 避内讧努尔求尸(1)


  话说布占泰投降了叶赫部,这时部主名叫纳林布禄。想起从前酋长卜寨被努尔哈赤杀死,不由得切齿痛恨;如今布占泰也吃了建州人的亏,从来说的是同病相怜,他便收留下了。两人天天商量如何报仇的法子,因想起建州人,便又想起哈达部主蒙格布禄,他不该帮着努尔哈赤来欺侮叶赫部,如今我们要报仇,第一要去讨伐蒙格布禄。

  明朝万历二十七年五月的时候,纳林布禄调齐大队人马去攻打哈达城,哈达部主十分惊慌,心想我闪从前帮建州人有功,如今不妨求努尔哈赤去。他当时便带着三个儿子,亲自到建州去,愿意把三个儿子作抵押,求努尔哈赤快快发兵。努尔哈赤连蒙格布禄一齐留下,一面打发蜚英东带领三千精兵去救哈达。

  这里,努尔哈赤天天陪蒙格布禄在府中吃酒谈笑,富察氏又把他三个儿子养在内宅里。这三个儿子,面貌长得十分清秀,脑子又聪明,见了富察氏赶着喊妈妈。富察氏又是十分欢喜孩子的,便常常搂着他们坐在膝盖上问话,问到他们的母亲,说是早已死了。富察氏看着他们可怜,不觉落下眼泪来。

  第二天,富察氏陪着努尔哈赤用膳,夫妻两人谈起蒙格布禄死了妻子的话,富察氏的意思,要把自己大公主许配给他。一来公主嫁给一个部主,也是十分荣耀的;二来蒙格布禄做了女婿,便能忠心向着岳家了。努尔哈赤听了富察氏的话,心中大不为然,只是默默地不说一句话。富察氏再三追问,努尔哈赤便冷冷地说了一句:“听凭你去做主。”

  只因努尔哈赤平日是宠爱富察氏,富察氏又一眼看中了蒙格布禄的人才,天天催着她丈夫去对去蒙格布禄说这个话。努尔哈赤拗她不过,只得说了。蒙格布禄听说努尔哈赤肯把公主配给他,真是喜出望外,当时进内室去谢过富察氏。富察氏又催萨满,拣一个吉日,府中挂灯结彩,准备做喜事呢!

  喜期的前一天,努尔哈赤在府中摆酒请蒙格布禄入席,席中,努尔哈赤竭力夸奖他,又唤一个绝色的侍妾出来,站在他身旁,唱着曲子,频频劝酒。蒙格布禄眼睛中看了美色,耳中听了娇声,那酒便是一杯又一杯地吃下肚去。看看吃到酩酊大醉,努尔哈赤对那侍妾丢了一睛色。一个侍女在前面照着灯,那侍妾却亲自把蒙格布禄扶到一个小院落里去睡。

  到得天明,那蒙格布禄睁着眼来,一看见自己和那侍妾,各个脱去了外衣,双双绑在一块儿,倒在炕上,炕前围着一大群兵士。努尔哈赤怒气冲冲地站在当地,指天划地地大骂,口口声声说蒙格布禄奸污了岳母。也不由他分说,一挥手,上来七八个兵士,拖着蒙格布禄便走。蒙格布禄竭力喊冤,也没有人去理他。看看拉到一所荒园里,把他绑在一株大树上,一瞥眼见蒙格布禄的大儿子,名叫吾儿忽答的,从外面踉踉跄跄地跑进来,嘴里喊“刀下留人!”

  赶到努尔哈赤跟前,爬在地下,不住地磕头,替他父亲求饶。努尔哈赤一面推开了吾儿忽答,一面喝一声:“动手!”

  只听得疙瘩一声,蒙格布禄的头早已落下地来。吾儿忽答见了,纵上去捧着他父亲的头,哭倒在地,晕绝过去。待到醒来,只有空空落落的一座荒园,也不见一个人。吾儿忽答心想,我如今不能再住在府中了,他们不久便要害我的性命。便跳起身来,往外便逃。可喜这时黄昏人静,这园又在荒僻地方。他出得园来,也没有人去查问他,急急逃出了兴京城,意欲赶回哈达城去起兵报仇。

  走到界凡山下,遇到一个明朝总兵手下的一位巡查官,是他一向认识的,见吾儿忽答慌慌张张的样子,忙拉住他问原因。吾儿忽答便把父亲遭难,如今打算回哈达去起兵报仇的话说了。那巡查官听了,笑说道:“呆孩子!你这一次回家去,不用说大仇报不成,便是你的性命也难保。”

  吾儿忽答听了十分诧异,忙问他:“什么道理?”

  那巡查官说道:“你忘了蜚英东带了三千人马在你家里候着吗?”

  吾儿忽答听了,便恍然大悟,扑地跪下地来,求他帮忙。巡查官一面扶他起来,带着他回抚顺关去。那吾儿忽答见了李成梁,便不住地哭着求着。李成梁看他可怜,便替他上奏章。皇帝圣旨下来,派李成梁带兵到兴京查问。

  那努尔哈赤见走了吾儿忽答,正在四处找寻,忽然探子报到,说明朝总兵亲自带兵前来问罪。努尔哈赤虽说凶狠,但他一听说明朝兵到,也有些害怕。一面打发舒尔哈齐前去挡驾,一面把蒙格布禄的尸身送还给他儿子。李成梁见他服了输,也便罢了。

  谁知那富察氏见她丈夫谋害了她得意的女婿,心中老大的不愿意;她最喜欢吾儿忽答的,如今也不在她身旁,便和丈夫常常吵嘴。便是那公主,也因父亲误了她终身,便常常在暗地里哭泣。努尔哈赤被他们母女两人吵得头昏,没奈何仍把吾儿忽答接进府来。富察氏做主,把公主嫁给吾儿忽答。吾儿忽答也老实不客气,把父亲的聘妻娶来,做了自己的妻房。李成梁又把吾儿忽答的弟弟带进关去。这里他新婚夫妻两人十分恩爱,富察氏看了,也喜欢。过了四十天,便双双回哈达部去了。

  从此努尔哈赤和富察氏,心中各有了意见,夫妻两人不十分和睦了。这时佟氏已死,生下两个儿子:大儿子名褚英,第二个儿子便是代善。褚英性情倔强,努尔哈赤便叫他带兵去驻扎在外面。富察氏也生下两个儿子:大儿子名莽古尔泰,第二个儿子名德格类。他父样原不十分欢喜他们,如今和他母亲有意见,父子之间越觉得淡淡的。这时还有大妃叶赫纳喇氏生的一个儿子,便是皇太极,也深得努尔哈赤的欢心,和代善一样看待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