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九回 脂香粉阵靡雄主 睡眼朦胧退敌兵(1)


  话说董鄂部主何和里,模模糊糊被他们推进洞房以后,定睛一看,见屋子里布置得金碧辉煌,那一股异香直钻进鼻子,早把他弄得神魂飘荡。一位美人儿亭亭玉立地站在他跟前,他便说道:“姑娘请坐!”

  那女孩儿也回说了一句:“部主请坐!”

  这一声娇滴滴的嗓音,直叫人听了心旌摇荡。何和里到这时便忍不住去携着她的手,并肩坐下,觉得她的手又滑又软。一边捏弄着她的手,一边问道:“姑娘是大贝勒的什么人?怎么和我做夫妇来?你可知道我家里原娶有福晋?”

  那女孩儿听了,回身一笑,说道:“我便是大贝勒的大公主,今年十六岁了,俺父亲只因爱部主一表人才,便打发我来侍候部主。部主家里娶有福晋,这是我父亲知道的,只求部主念今宵一夜的恩爱,将来不要丢我在脑背后,便是我的万幸了。”

  公主说到这里,不觉低垂粉颈,拿大红手帕抹着眼泪,哭得鸣鸣咽咽抬不起头来。到这时任你一等英雄,也免不了软化在姑娘的眼泪中。

  他便上前去拉着公主的玉手,一边替她抹眼泪,一边打叠起许多温柔话劝慰她。到最后,他两人双双对着窗口,跪下来说了终身不离的誓语,又拉着手双双上炕并头睡下了。到第二天起来,何和里见了努尔哈赤,行了翁婿之礼,又说了许多感激的话。从此把何和里留在府中,三日一小宴,五日一大宴,把个赫赫董鄂部主调理得伏伏贴贴。

  后来日子久了,努尔哈赤把自己如何有大志,如何要报仇,如何兵马不足的话,一古脑儿对他说了。何和里毫不迟疑,便拍着自己胸脯说道:“我帮助岳父五万兵马,怎么样?”

  努尔哈赤听了,忙站起来兜头一揖,连声道谢。何和里说道:“这调动兵马的大事,非我亲自回去一趟不可。”

  索尔果在一旁说道:“既然如此,事不宜迟,便请附马今天便行如何?”

  当下何和里散了席,便出门上马,带了自己原来的侍卫,回董鄂部去。

  这时,何和里的原配哲陈妃在母家住,关于她丈夫入赘在兴京和回来调动兵马的事,她都不知道。直待到何和里兵马调齐,各处部落沸沸扬场地传说:努尔哈赤招何和里做了驸马。

  这句话听在哲陈妃耳朵里最是伤心,她不由得胸中愤恨,立刻向父亲调了二千人马,星夜赶回董鄂部去。正走到摩天岭下面,当头来了一队人马,正打着董鄂部的旗号。这时何和里新得了公主,离开不多几天,心中便万分挂念,匆匆忙忙把兵马调齐,吩咐在后慢慢行来,自己便带了一小队侍卫不到得六百人,便攒路先行,急急要回兴京去见他那位新夫人。

  谁知走到摩天岭下,何和里恰恰遇到他这正妻哲陈氏。何和里心下十分抱愧,当即拍马上去迎接,打着谎说道:“你怎么去了这么许多日子?我一个人在家里冷清清的,正想得你苦,打算自己带着兵来迎接你回家。谁知今天我夫妻二人在此地相遇,你快快跟我一块儿回去吧!”
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看他妻子身后:旌旗蔽日,刀剑如林,他心知有些不妙,还强装着笑容问道:“妃子回家来,怎么带这许多兵士?敢是和谁厮杀去?”

  那哲陈妃坐在马上,手提长枪,桃花脸上罩着一层严霜,蛾眉梢头还带几天杀气。这位哲陈妃原也长得绝世容颜,她又从父亲那里学得一身武艺。平时何和里见了她,恩爱里面还带几分惧怕;如今自己做了亏心事体,又看看这位夫人桃腮带赤,樱唇含嗔,早已有些不得劲了。正腼腆的时候,忽听他夫人劈空说了一句:“特找你厮杀来!”

  这一句话,说得好似莺嗔燕咤,又娇又脆又严厉。听在何和里耳朵里,早不禁打了一个寒噤。他夫人把话说过,便放马过来厮杀。好好一对夫妻,只因打破了醋罐,在摩天岭下一来一往,一纵一合大战起来。超初何和里看在夫妻面上不忍动手,一味地招架。后来看看他夫人实在逼得厉害,那枪尖儿和雨点似地落下来,他便也动了气,举起大刀向前砍去。

  他夫人勒转马头便走,何和里拍马赶上去,一前一后和赶流星似地在岭下跑着。看看追到一座山峡口,两面老树参天,浓荫密布,何和里说一声:“不好!这里面一定有埋伏。”

  急急勒转马头,已是来不及了。只听得疙瘩一声响,绊马索把何和里的坐骑绊倒了,马上的人也跟着倒在地下。哲陈妃亲自赶来,拿一捆绳子,把她的丈夫左一道右一道捆绑起来。何和里的侍卫兵见了,忙上前来搭救,早被哲陈部的大队人马四面冲出来,赶散了,夫人把何和里活捉回营,也不解放,也不斩首。自己睡在榻上,把她丈夫绑在榻下,一任丈夫如何求饶,她只说一句:“你求那个公主去!”

  何和里知道他夫人闹醋劲闹得很厉害,求也无益,只得不求了。这样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天一晚,哲陈妃子便和她的部下商量攻打兴京去,她意思要把那公主亲自捉来,和她丈夫双双斩首,才解了她心头之恨。谁知正商量时,忽听得营门外连珠炮响,接着四面都响起来,一片鼓声喇叭声震动山谷。

  哲陈妃忙忙披挂上马,出去一看,原来建州人马四面包围着。努尔哈赤一匹马直赶到营前,口口声声‘还我女婿来’。哲陈氏见了努尔哈赤,骂一声“老乌龟”,咬一咬牙,拍马上前和他拼命。你想一个脂粉娇娃,任你有如何本领,怎敌得努尔哈赤的神力?战了十多个回合,早已败进营去。哲陈妃子吩咐紧闭营门,不肯交战。过了一天,那何和里调动的五万兵马也一齐赶到,帮着努尔哈赤攻打哲陈营盘。哲陈妃子看看把守不住,便悄悄地挟着她丈夫,偷出了后营,上马逃去。

  谁知才出营门,便被努尔哈赤捉住。照努尔哈赤的意思,要拿哲陈妃子正法,后来还是何和里看夫妻份上,救下性命来。

  努尔哈赤把妃子唤上帐来,狠狠地申斥了几句,放她回董鄂本部去。从此建州人都呼哲陈妃子做“厄赫妈妈”——“厄赫”是恶的意思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